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觉民的博客

 
 
 

日志

 
 

岳父周年祭  

2018-04-12 13:43:11|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农历2018年二月廿七是我的岳父去世一周年纪念日,写一段文字以示纪念。

我结婚前就认识我的岳父,只是从未说过话。后来他到我工作的信用社反映一个问题,才听他说过几句话,想不到两三年后,他成了我的岳父。

岳父忠厚老实,待人诚恳,工作认真负责,正可谓桃李满天下。对我来说,更是关爱有加。我与他的二女儿婚前婚后他不但从未对我有过丝毫的为难,还常常像对待自己的儿女一样默默地表达着父爱。我喜欢吃“倭豆芽”,每次我去,他总会烧一盆给我吃,至今,吃过他烧的许多好菜我几乎都忘了,唯独这只菜我仍然记得,岳父烧的“倭豆芽”最好吃!最令人难忘的是我结婚时的婚房了。我年届三十,要结婚了却没有婚房。也不知是怎么说出口的,岳父母居然同意把我们的婚房设在他们家中,他们可是有四个孩子,当时他们唯一的儿子也尚未成家,作出那样的决定是很不容易的。后来我的宝贝儿子就出生在那个房间里,那份恩情我终生难忘!我后来常常开玩笑:妻子的四个兄妹和下一代,只有我的儿子出生在那里,是正宗的潘家岛口人。

去年阳历一月,久病的岳父状况越来越差了,岳母已吃不消照料,妻子与我商讨怎么办,我说还是来我们家吧。事后妻子的一个同学问我:周健哥,丈人来你家是不是因为当年你们的婚房做在丈人家有关?我说:是的!作出那样的决定也是不容易的,因为那时岳父已明显患有阿尔茨海默病,住到我家的话

我们会很累,也有一定的“风险”,但是当时我真的是毫不犹豫就同意了,这不仅与我的性格有关,更是因为对岳父母有那份深沉的感恩。

岳父长期从事教育工作,听他后来告诉我,以前岳父母是在宁波市郊的洋墅、费市等地任教,担任过小学校长,1971年才调回家乡二六市的。后来渐渐知晓,岳父也是因为历史上曾经加入过国民党而遭受磨难的,虽然因为他为人和善,没有得罪过人,所以各种政治运动中没怎么“吃着”,但毕竟还是受到了委屈――没有了职务,“下放”到村校当了一名普通教师。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岳父到我的办公室来坐了一会,说是去教育局“落实了政策”,可是毫无实质性的东西,向我吐露了心中的不平。但那时候我太年轻,不甚明了岳父的内心世界。加上资历浅,能力弱,没能为岳父做点什么。如果那时候我能为岳父去讨回一点公道来那就好了。倒是后来,岳父的“政治生态”越来越好,被任命为二六市乡校副校长,退休后被留用多年,可见岳父的水平、能力、人缘都是上乘的。倒不是因为有几元钱,主要是岳父母的心情都好了很多,这是最令人高兴的。

人的一生往往会跌宕起伏,而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很多人的跌宕起伏尤甚,这么想来,岳父的一生还算平稳,运气还是可以的。岳父去世已是92(虚)岁高龄,他50几岁就病秧秧的,全仗岳母对他无微不至的关心,让他得以高龄善终,福气还是不错的。

在岳父辞世一周年之际,写下这么一段文字,寄托对岳父大人的思念,祝愿老人家在天堂安居乐业、笑口常开!

 

岳父周年祭 - zhou521017 - 觉民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