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觉民的博客

 
 
 

日志

 
 

              说 盐  

2017-10-31 21:34:58|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好了柴、米、油,该写盐了,一想到写这个话题,浮动在脑海的不是白色颗粒咸咸的盐,而是盐场。

好像我还在幼儿园时,父亲去了梅山盐场,由于年幼,由于父母也从不提起那边的经历、情况,所以,我一直不清楚梅山盐场的状况,直至长大,隐隐约约听人说:梅山盐场集中了宁波很多的下放人员;又听说盐农比种田的农民还苦。五年前,偶然得到一本宁波月湖老年网编印的文集《风满三江》,里面有一篇写梅山盐场经历的文章,倒是让我侧面了解到了当年那边的一些情况,我想,父亲的经历一定与作者相似。

第二个对盐印象深刻的还是盐场。我要下乡去当农民了,去的地方是宁波数十公里外的余姚县,一位比较关心我的姓林的老人与我聊天,说余姚有一个庵东,产盐的,那边收入水平较高。因为那时我的阅历很浅,并不明白这些话意味着什么。到了插队的地方后,才知道我们那离庵东还有几十公里,而且那时候庵东已划归慈溪县,不属余姚县了,而我们所去的地方,以前却是慈溪县的。

盐,是人体生长必需物,尤其是体力劳动者,对盐的需求更大。宁波人有句谚语,“三日勿吃咸齑汤,脚骨酸汪汪。”这个咸齑是用盐腌制而成,被宁波人称为“长下饭”,一年到头没菜的时候全靠它顶着,而所谓的咸齑汤既能下饭,又能给大量出汗的劳动者补充盐分,不然就会脱力了。这也是夏收夏种期间,我下乡的那一带农民总要买一些咸带鱼、龙头烤之类当下饭的原因。

记忆中食盐不紧张,毕竟不可能吃很多。只是历史上食盐是曾经紧张过的,缉私盐曾是当局的一件大事,但这些我们这一代人都没有经历过,所以说不出什么来。好像我们只经历过一次抢购食盐的风波,是风传某个传染病爆发,老百姓开始抢购食盐。还听说过不法商人用工业用盐冒充食盐赚钱的案例。这些因为时间很短,影响不大,这里也就一笔带过了。

哦,还有一件特殊的记忆得单独记一下,就是前面《说油》里写到的油炒盐这只“菜”,也应该载入史册才对。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