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觉民的博客

 
 
 

日志

 
 

说 柴  

2017-10-19 17:45:44|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一大姐来我家,说起我们小时候捡煤渣的往事,把我那沉寂已久的思绪勾了起来。

京剧《红灯记》中有一句唱词是“提篮小卖,拾煤渣……”当年听到这一句唱词时才十五六岁,心里就想,我们捡煤渣时说不定比小铁梅还小。那时候我跟着姐姐、邻居到北郊路口宁波电厂或是别的用煤烧锅炉的厂家旁边去捡煤渣,每当捡到尚好的煤渣就兴高采烈,每当把这些尚黑的煤渣放到我家小小的煤球炉,看着它烧起来,红起来,心里也会热起来――我为我们这穷家也出了力了呀。所以,我很小就对煤有了一些基本知识,知道了好烧的“蛋壳煤”和看似不错却烧不起来的“石煤”。

民间把柴作为开门七件事的柴米油盐醤醋茶放在首位,可见柴的地位很高,很重要。虽然小时候认为米更重要,但柴的重要性给我的印象也是十分深刻的。记得我家有一只鞋墩子,就是可以用来把新鞋弄松一些、钉鞋掌、修鞋的那种,上面有一个弯曲的铁件,底下是木头的。父亲竟然隔三差五的把那木头底脚劈下一点用来生煤球炉子,可见我家的柴荒曾经是何等严重。这些是在宁波时的记忆,今天就再作一些回忆,作一些记录。

下乡当农民后,对柴的记忆就更多更深刻了。

我下乡的地方离宁波不远,是宁绍平原的原慈溪今余姚地界,历史上这里一直是鱼米之乡,但是我们下乡那年月,那个地方也很穷、很苦,这里就只说柴之苦吧。

下乡的地方是半山区,按说烧的柴不会是问题,但偏偏也有问题。山上有柴,因为这山是集体的,所以谁也不能随便砍。而我插队的那个生产队只有一点点用来种番茹、马玲薯的山地,没有一点点柴山,平时烧的柴主要是稻草。可是,因为穷,长一点的稻草农民们要用来打草包,短一点的稻草则被用来摇草绳,都拿去换钱,以填补饥肠,以贴补家用。这样,烧的柴就常常短缺。于是,农家的孩子一有空就去山上捡枯枝扫残叶,扒松毛丝。田间秋收结束后也会有人到稻地扒草绒(秋收后稻草收走后会有散落的小叶子)。

我因为单身生活,既不打草包,也没摇草绳,生产队分给的稻草倒是烧不完,只是因为江南多雨,草蓬又太小,所以这用来烧饭做菜的柴火常常弄湿受潮点不着,烧饭的难处至今记忆犹新。

记忆犹新的还有:农民判柴山和掘灰夹泥的经历。

先说这判柴山的经历。前面说过,我们生产队只有一点点用来种番茹、马玲薯的山地,没有一点点柴山,而里山的农民则是山多田少,所以就有了没柴山的农民花钱到里山判柴山的经济交往。1969年底,晚稻收起来了,农闲了,生产队的几家农户联手,把一座山的柴通过议价包下来,然后上山去把这些柴都砍下来,按各自所得算出柴的总量,计算出这座柴山实际砍来多少柴,再把“包银”的成本分摊了,各自拿着这些柴作为劳动所得。因为各自砍下来的柴有多有少,这就牵涉到吃亏便宜的问题,生产队的农民也很有头脑,把刚下乡的我、这个与当地农民没有亲疏关系的人“聘为”计量员,所以我知道当地有判柴山的经济活动。

这柴比稻草的“烧场”要好得多,可是农民是不舍得用来烧饭做菜的,他们要把这些柴卖到“城里头”去换来日常生活必需的买油盐醤醋、孩子缴学费、买毛巾肥皂等日用品的费用。

前面说过,我下乡的地方是原慈溪今余姚,这个地方离原慈溪县的县城慈城较近,农民习惯把老县城称为“城里头”,虽然行政区划变化后慈城已不再是慈溪县的县城,但上千年的文化积淀使他们的生活习俗和民间交往都仍然以慈城为中心,而且他们的方言也与慈城话一样,与余姚话差异却很大。农民们把这些柴挑到“城里头”去卖,换来宝贵的现金,或买点针头线脑,或扯一块布料买一双鞋子。但是这样的劳动所得却也被当作资本主义来打击,人民公社的干部们多次对这样的卖柴队伍、卖柴船进行拦截,弄得农民这么一条生财之道一度也走不通,干群关系剑拔孥张,农民怨声载道。这是另一个话题,这里一笔带过。

掘灰夹泥的经历仅有一次,却也值得一书。

大概是1972年吧,农民们柴的问题越来越突出了,穷则思变,不知是谁发明了灰夹泥之路。犹如雨后春笋,几乎是一夜间,这里家家户户都用风箱拉着烧起了灰夹泥。根据后来发掘的河姆渡文化显示,同为河姆渡区域的我的下乡之处地下有一层灰夹泥,它的形成与煤炭应该是同一个原理,只是煤炭的前身是树木,而灰夹泥的前身大概是芦苇茅草吧。

我们生产队选择了一块高地(这是聪明之举,灰夹泥掘出后这地就低了,可以变为水田),按照每户的工分总值计算出每户的可分面积,由各户自行挖掘。我分得了靠近田塍的狭长的一“流”地。掘下去后,居然这灰夹泥还挺厚的,费了不少劲掘起来,挑到“家”门口,当时黑呼呼的也有挺大的一堆。可是,这东西我又不烧,卖掉却没有销路,怎么办?天长日久,日晒雨淋,原先挺大的一堆“煤”越来越低,越来越少了。大约有半年多了吧,别的生产队的一位富农的儿子帮我销了出去,好像是卖到了宁波的一家工厂,可见当年也有工厂为了解决紧俏的煤炭缺口用上了这个灰夹泥。忘了卖了多少钱,反正是只花了力气,白拿一样的,当时感觉挺好的。

 

柴的往事就记述到这里,关于柴的体会倒还有一些。

以前,由于燃料问题没有解决,城里的居民用煤球为主,农民用柴草为主,那时候农村到处都有封山育林的标语口号,但山林却总不见繁茂起来,当然,主要受损害的还是大炼钢铁年代,大树几乎都被砍了。而后来由于贫穷,农村几乎连柴末也烧光了。以后,由于这一带的农村家家户户用上了液化气、天然气,这里的山林就越来越茂盛起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