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觉民的博客

 
 
 

日志

 
 

       离终点站还能走多远?(八)  

2017-07-31 20:23:10|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月31日

昨天妻子去余姚看望母亲没有回来,今天早上我起来给观世音菩萨上香、敬茶。说起我家的敬奉观世音菩萨还有一段故事可讲,今天在这按下不表,先说说今天的故事。

上香时发生了意外,点好插上的香竟然掉了下来,令我吃了一惊,难道是不祥之兆?细一想,应该是我自己粗心大意的一般事故。因为我们的佛龛安装在高处,人必须站到椅子上且仍然看不到那个小孔,凭感觉盲插才能插入的,所以一不小心会插偏。虽然有这个客观原因,但心里难免格登了一下。马上重新点好小心插上,心里祈祷着平安无事。

回顾六十多年来的人生,由于一直来接受的教育,自想不会迷信,但确实有几件事十分奇怪,有几件可以用巧合来解释,但有一二件事却无论如何无法解释,这也是我这几年来越来越敬神灵,敬崇宗教的主要原因。

上午10:07,母亲家的座机号码在我的手机上显示,第一反应是:紧张,难道真有事?!是母亲的保姆,说的是母亲的一般状况。心中暗自庆幸―――还好、还好!

妻子回来了,与她的妹妹、外甥女母女一起来的。这时我的外甥女来电与我交流了一下母亲(外甥女则叫外婆了)的情况,心有牵挂,吃好(妻子外甥女订的外卖)中饭,尽管有台风,有阵雨,我还是决定去看望一下母亲。

记得出发已是12:40,到母亲家已经下午1点多了。母亲躺着,保姆说午饭也没吃,不要吃。姆妈见是我,马上叫着我的名字,心情明显大好,母亲抱我,与我说着事。她见保姆站在旁边,态度生硬地要她走开,我的老妈这点很不好,显得对人不尊重。我为此已多次向保姆道歉,请她不要生气。幸亏老妈在姐姐面前也常常“恶嘴眼相”(宁波方言:恶色向相的意思吧),这才让她略感平衡。

老妈抱着我,用手摸着我的后脖颈处说:我吓坏了,这儿全是汗。原来是她昨晚做恶梦了。这事保姆与我说了,可是她的口音我听着很费劲(上周四我去时,保姆把社区说成山区,这口音真是的),当时没听明白,现在联想起来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来,今天的上香事故是因为母亲的恶梦了,我们母子心灵相通呢!

母亲说:我中饭也没吃呢。我说:您起床,我喂您。她欣然起床,今天是大姐姐值班日,有一条黄鱼,豆腐番茄汤。她两手左右开弓,应该是饿了,较快地吃下了保姆盛的小半碗饭。她见我带去半个西瓜,马上要吃,也吃了小半碗,挺好。保姆见老妈吃得这么好,不无嫉妒地说:儿子来了饭也吃水果也吃,真是的。说起这个姓梁的保姆,我的感觉是善良、平和、认真、负责,照顾得是可以的。但是她说下月底因儿子结婚要回去,以后就不来了。这就令人头痛了,倒不是叫不到人,是换一个生手会难做,而我的老妈又要吃苦了。

昨天突然萌发了想写小说的念头,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想法,但昨天这个念头却格外强烈。我知道自己功底太浅,难以实现这样的“宏伟目标”。我写一些百把字、几百字、几千字的简讯、随笔、游记还真是信手拈来,可是,写小说真不行。但是写小说有一样好,许许多多想说而无法说出的话,都可以通过作品中的人物尽情表述,畅谈无遗了,这,能行吗?

母亲今天对我说:不管多么大的风多么大的雨,我叫你了你都要来。我心头发酸,答应母亲:我一定风雨无阻快速赶来。与保姆告别时,我又嘱咐她,不用“借忌”(宁波话顾虑的意思),有事就打我电话好了。

母亲是生我养我的最最亲的亲人,她的事都是大事,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做儿子应该做的一切!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