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觉民的博客

 
 
 

日志

 
 

记忆的闸门(三)―――风箱  

2017-04-07 18:34:10|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见到久违的风箱,记忆深处的那副窘态重又浮动在眼前。

我曾说过:插队的知青是最苦的知青。因为他们没有钱,口袋里有时候甚至身无分文。俗话说,一个铜钿逼死英雄汉,身无分文你会寸步难行,看到三分一只的大饼也只能干咽一下口水,悻悻走开。

年轻人要交往、回宁波要车费,不能没有现金在身上,第一年我是倒挂的,第二年算算应该有盈余了,可是生产队的分配要到年终决算出来才有,你也不一定能分到钱,因为收成好坏不知道,参加劳动的人越来越多了,分值是多少也是未知数。日常的必须品不得不花钱,同学、朋友来了不能不招待,我又是十分要强的人,自离开父母,就没伸手要过一分钱。回想起来,小姐夫是最关心我的,曾经2元、3元,最多一次给过5元,是我最大的财政支持人。

终于,我有了一条来钱的渠道――卖糠,当我第一次把谷挑到轧米厂去加工,当米与糠分离后,再用风箱把米一遍一遍扇过后,米雪白了,糠也有一大堆(通常是一百斤谷轧七十斤左右的米,三十斤左右的糠)。农民知道我们不养猪,就向我们买糠,这下子,口袋里有钱了。当第一次拿到卖糠的钱充实到口袋中后,那真是“袋内有钱,心里不慌,脚踏实地,喜气洋洋呢!”
  以后,我也卖过米,主要是有人向我买,而我粮食宽裕,这钱就更多一点了。

记忆的闸门(三)―――风箱 - zhou521017 - 觉民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