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觉民的博客

 
 
 

日志

 
 

【转载】那些年的一些屁事  

2017-02-13 21:13:05|  分类: 转来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鲁 宁《那些年的一些屁事》

 1970年秋季的某一天,年轻漂亮的女教师正认真地给我们讲解一元一次方程,突然,教室一角传来极不和谐的窃窃私笑,女教师很是恼火,停下板书,回过头来一脸严肃:“笑什么!” 鸦雀无声。她叫起一位平日木讷守拙的男生,问其究竟,男生无可奈何地说出答案,雷翻了全班。他们在笑某人放了一个屁。女教师努力地克制自己不要笑出声来,将食指竖在嘴前示意大家安静。她力图将大家的注意力引向一元一次方程,不得不找个过渡性语言:“这个屁嘛…….”又是哄堂大笑“是正常的生理现象嘛,没什么可笑的,俗话说:屁是肚中之气,那有不放之理……” 时隔四十多年,我依然清晰地记得那个场景。在一次同学聚会上,我又见到这位不再年轻、白发苍苍却依旧漂亮的女教师,很遗憾,她已经不记得这桩往事了。我说,幸亏那事发生在你的数学课上,如果是语文课上正读着:“我们共产党人好比种子,人民好比土地”或者是政治课正讲着“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不是人民怕美帝,而是美帝怕人民”的时候,发生了这起囧事,那麻烦可就大了,好事者足足可以阶级斗争一抓就灵了。好在只是如果,否则,这篇小文的标题,要改成《一个屁造成的冤假错案》了。

在特定的文化氛围中,屁,真的不能乱放。曾有报道:一藏族姑娘,为家里客人上酥油茶,无意间放了一个响屁,羞愧难当,在没有任何人责怪她的情况下,自缢而亡。又有一传说:文革结束后,九世班禅首次为教民摸顶祈福,每当他要拉屎放屁,必须吉普车将他带到没有人烟处解决,不然,他的排泄物,会被当成圣物对待。但有时,人们又多么希望能痛快地大张旗鼓地放出屁来。一位长辈,腹部手术后,每次查房,医生总问:“放屁了吗?”当腹腔内的零部件因手术而被扰动后,只有患者放出屁来,医者和患者才都会放下心来。

我的少年时代,没有升学压力,但文艺作品和电影戏剧(样板戏除外),几乎都成了毒草,禁止阅读播映观赏。可是,总要有点艺文类的东西消费,就只能呼喊着不知何人创作的童谣、顺口溜取乐。默记其中二首:

歌谣一

美国兵,吊儿郎当,

破鞋子破袜子破军装。

洗脚水,腌萝卜,

擦屁股纸,贴窗户。

被窝里吃,被窝里穿,

被窝里放屁吹喇叭。


歌谣二

我的屁,震大地,

传到意大利,

意大利的国王正在看大戏,

闻到这个屁,感到很惬意,

请来科学家,研究这个屁,

研究的结果不过是一些

阿摩尼亚气。

现在看来,这些顺口溜,纯属下里巴人,登不了大雅之堂,甚至令人作呕。但在当年,的确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乐趣。身处文化沙漠,饥不择食,比饿着强。

能登大雅之堂的文字屁,还是有的:

宋元丰三年(公元1078年),苏东坡被贬黄州(今湖北黄冈)任团练副使(相当于县人武部副部长。原本,他可是相当于外交部长兼教育部长的礼部尚书)。仕途暗淡,心灰意冷,却与江对岸归宗寺的住持佛印禅师成了莫逆之交,修炼参禅。一日,他诗性大发,写了一首诗:

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

苏东坡对此诗颇为得意,立即差人携此诗渡江交给佛印,欲求得佛印禅师的赞美。佛印看后,莞尔一笑,提笔写下“放屁”,交予来人带回。苏东坡怒不可遏,你这秃驴,不赞美也就罢了,为何骂人!如此高明之诗,在你看来,竟如放屁!是可忍孰不可忍,立马过江兴师问罪。佛印发下话去:今日不见任何人。苏东坡吃了闭门羹,甚是烦躁,却在佛印的禅房大门上见到一幅对联:“八风吹不动,一屁过江来”。苏东坡恍然大悟,明白了这“放屁”二字的良苦用心,所谓的“八风吹不动”,竟被一个“屁”就扰动了,哪里谈得上什么禅定!苏东坡扭头返回,羞愧难当。

另有一则文字屁的传说,发生在蜀中奇才刘师亮(1876-1939)身上。杨森主政成都时期,为广开财路,对进城掏粪的农民开征粪捐,一时舆论哗然。刘师亮本职,是一家澡堂(今天的洗浴中心或者大浴场的前身)的老板,舞文弄墨针砭时政纯属业余爱好,他不以稿费润笔养家糊口,在文化界名声颇高,所写讥讽时政的对联,为世人称道,比如“民国万税,天下太贫”。针对粪捐,刘师亮写下了千古名联:“自古未闻屎有税,如今只剩屁无捐。”

多么雅致的屁文字!但这两则屁,特别是那个“一屁过江来”,是否真有其事,很是怀疑,我查过2009年版北京燕山出版社的六卷本《苏东坡全集》,没找到那首“八风吹不动“的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雅致屁文字,还是要数1976年元旦发表在两报一刊上毛泽东的《词二首》中 的《念奴娇.鸟儿问答》:

鲲鹏展翅,九万里,翻动扶摇羊角。背负青天朝下看,都是人间城郭。炮火连天,弹痕遍地,吓倒蓬间雀。怎么得了,哎呀我要飞跃。

借问君去何方,雀儿答道:有仙山琼阁。不见前年秋月朗,订了三家条约。还有吃的,土豆烧熟了,再加牛肉。不须放屁!试看天地翻覆。

这个“不须放屁”,甚是了得,全国上下,所有报刊,所有广播电台,铺天盖地刊登播送。

个人崇拜的年代,为了传播领袖的诗词,音乐工作者大都为其谱曲以利于传播。其中,雄壮的《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和凄美的评弹调《蝶恋花.答李淑一》,很是被人推崇,票友众多。而这个“放屁”,却给文艺工作者造成了创作上的极大麻烦,总不能在美妙的歌声里唱出“放屁”吧,就是非要唱“放屁”,到底是唱成像“钟山风雨起苍黄”那样雄壮,还是“我失骄杨君失柳”那样凄美呢?真是难!难!难!作为政治任务,不得已,作曲者巧安排,到了“不须放屁”,停下音乐,使用道白,又不念出声音,猛敲四下锣或者四下鼓来拟声---咣!咣!咣!咣!(咚!咚!咚!咚!)---替代“不须放屁”。想出这个方案的人,真乃高人。

现在我们评说这个不须放屁,想必没什么风险了。说实在,这个“不须放屁”比不上那个“一屁过江来”。一般人都认为,词属于艳科,在宋代,每个词牌都是一套曲子,文人填词,歌妓演唱,可惜的是,那时没有五线谱简谱,使得曲子失传了,只留下许多词牌名称,比如“采桑子”“临江仙”。那些屎、尿、屁之类污秽词句,极不适合入词,这“不须放屁”,很煞风景。

但话又说回来,伟大领袖要那样写,诗刊杂志和各家报刊要把它变成铅字,各路神仙评论家要说它多么美妙,多么气势宏大,甚至有人至今还要说这首词是几百年才出一首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伟大词篇,必然流芳百世,等等等等......非要那样,由他去吧,关我屁事!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