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觉民的博客

 
 
 

日志

 
 

蹉跎岁月孽债多 ――听叶辛讲故事  

2017-11-05 15:41:32|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起叶辛,人们很快会想到《蹉跎岁月》和《孽债》,尤其是当年轰动一时的《孽债》,那插曲“妈妈一个家,爸爸一个家”唱得人心乱如麻,许多身边的故事会不断涌上心头,撞击心灵,震动本已有所平静下来的心魄。

微信中收到林老师发来的通知:叶辛要来宁波讲“故事”了。虽然因老妈接来我家要照看很难走开,次日我又要去余姚体检,但还是耐不住要去听,请妻子辛苦两天,很快用手机报了名。昨天(11月4日)下午,我早早前往海曙区图书馆,静候大作家叶辛的到来。

说叶辛是大作家一点不会过,他1977年发表处女作《高高的苗岭》。此后共出版著作有:长篇小说《蹉跎岁月》《家教》《孽债》等。根据长篇小说《蹉跎岁月》《家教》《孽债》由其本人改编的电视连续剧,均在国内引起轰动。电视剧文学本《风云际会宋耀如》荣获“金狮荣誉奖”。1985年被评为全国优秀文艺工作者,并荣获全国首届五一劳动奖章。现为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上海市文联副主席,上海社科院文学研究所所长,上海大学文学院院长。而电视连续剧《孽债》给国人带来的震撼更是空前的,震撼这个形容词也许现在的年轻人觉得有点夸张,但对我们这代人来说,尤其对有过知青经历的人来说,是一定会认同的。

昨天下午叶辛讲的故事基本上都是知青题材,其中三个故事是围绕《孽债》展开的,也就是说《孽债》这部小说的产生,是这几个故事促成的。

第一个讲的是叶辛由1979年奉调去贵州省作协的路上,他把所有的家什都送给了当地的农民,唯有一些书,用马车载着离开插队的地方。路上忽闻有人叫他,原来是一个一起下乡去的上海女知青。已经1979年了,当时一起去到同一个公社的60个上海知青,叶辛是第59个离开的,而这个女知青就是最后一个。她因与当地农民结婚,按当时的政策不能回城了。叶辛看着她拉着一个拖着鼻涕的孩子,又隆起来的肚子,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我们都走了,那你怎么办?”那女知青顿时悲从中来。这一场景在叶辛脑海里种下了《孽债》的种子――他当时就想,这个女知青今后是有故事的。

第二个讲的是云南知青大返城时,昆明火车站候车室先后收集到了数十个知青弃婴。头一个弃婴出现时,车站的工作人员见到了还很兴奋,大家争着看护,后来竟然有数十个了,着实令他们震惊,而个人的力量已无法承受,只得上报云南省委。知青虽然可以返城了,但他们的前景仍不明朗,工作生活没有着落,城市的住房十分紧张,居住困难,在这样的情况下,拖着孩子几乎注定难以生存,无奈之下把自己的骨肉忍痛抛弃,那真的是人间悲剧啊!由于这样的题材属敏感话题,但叶辛自问:这样的典型事例不该用文学的形式记述一下吗?

第三个讲的竟是宁波的故事。一位上海知青投亲靠友下乡到了宁波鄞县,与当地农民结婚后生了两个孩子,逢大返城先离婚然后顶替母亲回到了上海。原先承诺回城后稳定下来再复婚的,可是她失信了,在上海又结婚生孩子了。当乡下头的前夫拖着两个孩子找到上海时,这前夫与现夫会有好话语吗?那三个同母异父的孩子会亲近吗?这女知青怎么办?这么新鲜的故事先是在爱管闲事(叶辛原话)的上海的邻里间被传得沸沸扬扬,而传到小说家叶辛先生的耳朵里当然就成了十分生动的素材了。

这一系列切切实实存在于祖国大地上的平民故事累积起来,积重了,终于催生了长篇小说《孽债》,催生了收视率极高的电视连续剧《孽债》。

昨天听着这样的故事,我的脑海里也浮起一些类似的故事来,其中有一则是:两位上海知青(男的曾是我的同事)在乡下结了婚,为了返回上海他们商量好假离婚,后来却弄假成真,都回到上海后,却没有复婚。这样的悲剧不是个别的,是我们知青苦难经历中非常伤心的实情!我想,一定还有许许多多未被他人获悉的孽债故事,因为这毕竟是隐私、极难启齿的隐私、会影响今后实际生活的隐私啊!

叶辛是一位名声很大的作家,也可以说是高官了,而我却是无名之辈,但因为都有知青这顶桂冠,我们很容易就相识了,我特地带去了我们天一知青网与浙江万里学院合作的《宁波知青口述》(上)、(中)两本书送给他。他反应很快,一看就说“(下)还没出”。我说:“是的”。我特地买了他的一本早期作品――《我们这一代年轻人》请他签名,还一起照了几张相留作纪念。这也许正是有过知青经历的人共有的特点,他也平易近人,没有一点架子,很好相处,给我留下了很好印象。

只是这次活动的动员工作做得不够理想,能容纳数百人的会场只到了100多人,如果与我们知青团队作一些沟通,参加的人一定会大大增加,可惜了。

但愿华夏大地不再有强制的上山下乡、不再有户口两元制、不再发生类似的人间悲剧!

蹉跎岁月孽债多 ――听叶辛讲故事 - zhou521017 - 觉民的博客

 

蹉跎岁月孽债多 ――听叶辛讲故事 - zhou521017 - 觉民的博客

 

蹉跎岁月孽债多 ――听叶辛讲故事 - zhou521017 - 觉民的博客

 

蹉跎岁月孽债多 ――听叶辛讲故事 - zhou521017 - 觉民的博客

 

蹉跎岁月孽债多 ――听叶辛讲故事 - zhou521017 - 觉民的博客

 

蹉跎岁月孽债多 ――听叶辛讲故事 - zhou521017 - 觉民的博客

 

蹉跎岁月孽债多 ――听叶辛讲故事 - zhou521017 - 觉民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