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觉民的博客

 
 
 

日志

 
 

难忘厂堂街(续)  

2015-12-23 16:55:45|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了《难忘厂堂街》后,对这一小巷有点印象的朋友读到后,勾起了儿时的一些回忆,引起了些许记忆的涟漪和浪花,触发我再写一些作为补充的念头,今“提笔”续”之。
  前文写到:这条小巷虽叫“街”,却毫无街的模样,整条街上没有一家店铺,也没有显赫的建筑物......这儿虽没有这些,但近在咫尺的地方却有许多显赫之处,走出厂堂街与苍水街的这个街口往东百米处就是宁波市委办公楼,往西是人委食堂,是很多机关工作人员用餐的地方,而从厂堂街头里出去往西有一个大院子,就是人委(可能就是后来称作人大那样的机构吧,)这个位置后来成为宁波地市合併后的市委市政府的所在地,是名副其实的宁波的政治中心,今天这里已改为海曙区委区政府所在地,那就是海曙区的政治中心了。
  在苍水街的那个街口,曾经有一个叫关帝庙的地方,我记事起就只知其名,却并未见过关老爷他本人,这儿短暂做过公共食堂,后来好像改为街道办的一个小厂。
  厂堂街与西厂堂巷、屠园巷那一块,后来进行了拆迁(那个年代这词还没有,几十户人家就叫搬家吧),造起了三幢三层楼的房子,周围的街坊老人们都叫洋房,而我们就叫得规范了,叫做市委宿舍。 它虽然叫做市委宿舍,地委的干部也住着几个,如地委书记阎世印就住在里面,他的一个女儿、一个儿子我们都认识。那时候,地市委的干部上下班都是走路的,他们往往走屠园巷与人委食堂东围墙的那条很窄的小弄堂,而我上学的苍水民办小学也在苍水街靠近北大路的那个方向,所以上学放学常能与这些大官们不期而遇,李传孝、王学正等都叫得上来,当然是不敢叫出来的。那时候小,总是怯怯的、敬仰地看一眼他们,没想到这些人在文革时几乎都被打倒,都靠边站了。过一段时间,又听说谁谁解放了、被“三结合”了,什么叫政治舞台(头天还在台上作报告,次日就被戴上高帽子挂上黑牌子去台上批斗了),那时起朦朦胧胧感觉到了。
  说起文革,那真是记忆犹新。由于已进入初中,也接受了“文化大革命”是一场史无前例的、触及人们灵魂的大革命的教育,加上不用读书上课了,每当市委面前有“热闹”,总会在那凑热闹。印象很深的是北京十八位革命小将来“点火”,与市委干部的辩论;他们不知为了什么绝食了;忽然又敲锣打鼓地欢呼“地委书记阎世印说:我们的绝食斗争是革命的行动!”只看到了这些场景,却不知是为的什么。 
  厂堂街是闹中处静的好地方,文革时却失去了宁静。起先是体育场常有各种各样的大会,后来是两派的多次游行示威,那边高音嗽叭一响,我们这帮毛头小子就坐不住了,将会去看热闹。年长些的人就会劝阻我们,说有危险,别去看,这才感到空气中的紧张了。幸亏宁波人还是比较“文气”的,并无很大的武装冲突。
  现在的市委宿舍那些房子改建后仍有一些老干部住着,2003年时,我们单位给职工优惠利率的贷款,我可以贷50万,想在父母旁边买一套,以便照顾他们,老妈介绍我去看了一家,是市某局局长卖出来的,这位局长我是认识的,房子装修也不错,要价96万,买不动,只好放弃了。 后来只花了20几万元买了双东坊那边的一套小房子,这是题外话了。
  这厂堂街还真的难忘,一说起来会没完没了,打住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