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觉民的博客

 
 
 

日志

 
 

我随老乡回故乡  

2015-11-13 05:19:02|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出生在浙东宁波,我的故乡却是远在数百公里之外的浙西淳安。1969年3月,我曾有一次故乡之行,是一位在宁波当兵的淳安老乡带我去的。
  说起这位老乡,我们的相识还有一段故事。当时在宁波的淳安人很少,我父亲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经我的大表哥介绍来到宁波工作的,尔后,我妈妈、由爷爷奶奶扶养的哥哥、由外公外婆扶养的大姐姐也先后从淳安来到了宁波。所以说,我们在宁波是远离故土,远离宗亲。数年后,我妈妈的一个发小也随丈夫来到了宁波,从此,我们两家常来常往,如同至亲。
  当时,我们住在市区,这位我们称为嬤嬤(宁波人对母亲的姐姐的叫法)的老乡住在市郊。虽然她们来宁波也有几年了,但她还是满口淳安话。有一天,应该是1967年前后,她在河埠头洗衣时高声呼唤儿子,被路过的一位淳安藉解放军听到了,真的是异乡闻乡音,特感分外亲。这位解放军相当老实,平时甚至可以说有点木讷,那天他却是一个激凌,马上与我那嬤嬤攀谈起来。一聊,果然是同乡人,大家十分高兴。以后,嬤嬤把他介绍给我们,他又告诉了在宁波当兵的同乡,竟有数十个。他们中有好几个后来都来过我们家,其中几位与我交往最多,直至1969年的3月,江大哥复员时,把我带上了那次回故乡的旅程。
  时隔已经46年了,但那次回故乡之旅的许多往事仍历历在目。1969年,正值文革期间,我们头天晚上借住在靠近火车站的月湖旁边的花果园巷,那是江大哥的朋友家,这样赶早班火车能够从容一些。火车经萧山转车到金华,再转车到新安江。到新安江已是晚上,只能住下。第二天一早坐汽车到铜官,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新安江水电站,看着那伟岸的、对我们家族带来重大影响的大坝,思绪翻滚,百感交集。在铜官登船,不知在哪上岸忘了,我们徒步走到临歧区瑶山公社何家大队。
  在何家大队度过了一周难忘的时光,那里的青山绿水,那里淳朴的公社社员都令人难忘。我还记得山民用一种又甜又脆的生番薯当水果招待我、记得生产队社员夜里集中剁一种可以卖钱的药材的场景、第一次看到了杀猪、江大哥的弟弟为我表演吃山核桃不用手很快将壳肉分离的绝技,我还看到了在他们家插队落户的洪姓女知青。
  一周后,我按计划去文昌,那边有我外婆的姐姐在。江大哥把我送到临歧汽车站,不料山洪冲坏了公路,汽车不通。这地方比较小,也没有饭店之类的商业网点,我们在公路边一位素昧平生的好心人家里吃了一顿饭,记得米饭是用木桶蒸的,一只菜我仍有印象--油豆腐。再送已不方便了,我那时已是18岁的小伙子了,我们就此告别。我沿着公路开始往文昌进发。幸亏碰到一个去潭头的老人,他带着我抄近路,那可真的是“翻山涉水大汗淋漓”啊。虽然那时候我常练单双杠、举重,但长途跋涉却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当我走到文昌十五都大外婆家时,双脚的大水泡让大外婆一阵心疼。
  后来,我又在排岭的堂舅家、表哥家,新安江的堂姐家、表姨家,白吃白住了十几天,前后历时整整一个月,带着满满的亲情,带着胖了十多斤的身体,顺利地返回宁波。
  以后,我曾与江大哥通过几封信,可惜后来有一封信被退了回来,说是又移民了。听说江大哥他们许多复退兵去了长广煤矿,不知他们后来怎么样了。
  从故乡回到宁波半年后,我也像那位洪姓女知青一样,下乡插队,成了一名知青。

  此文2015年12月11日在《今日千岛湖》副刊发表。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