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觉民的博客

 
 
 

日志

 
 

兴高采烈去慈城  

2014-11-15 17:50:23|  分类: 知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到这个题目,大家都会以为这是小学生写的春游作文。是的,我在上小学时,第一次参加春游就是去慈城。不过,今天说的却不是小学生时代的心境了,而是花甲之年的一次知青朋友的访友活动,在等候朋友的汽车时,忽然冒出这样一个题目来,我想拿来用用也别有一番滋味。

慈城,对我来说是再熟不过了,那里有我的少年时代的足迹,也就是第一次参加春游留下的。上山下乡去的是原慈溪、现余姚的二六市,那里离慈城仅二十华里,火车只相隔一站。虽然那时的二六市已归属余姚管辖,但那里的农民出市、求医等仍然习惯性喜欢往“城里头”跑,我们偶尔也会经慈城回宁波。以后,因为诸多原因,去慈城就更多了。自1989年以后,更是每年必去一趟慈城。这是后话,还是先说说今天的“兴高采烈”。

自从参与到知青活动中后,结识了不少知青朋友,大家常在一起回顾当年的艰辛、曾经的不易、遭遇的惊险,共享如今的太平盛世。由于相同的命运、类似的经历,大家共同语言很多,共鸣机率很高,久而久之,志趣相投、认识较为一致的就成为了好朋友。今天,就是其中的几位一起,相约去慈城看望老朋友。严格地说,是我的一位黑龙江支边的朋友去看望与他一起支边的老朋友,因为他们在慈城,而其中一位是银行退休的,我的朋友也就拉上我这个银行退休者一起参加,另一因素是李先生要我以《东方知青网文集》副主编的身份参与送书活动,我高兴地接受了邀请。所以,“兴高采烈去慈城”虽略显夸张,却是真实的。

就在我插队的农村不远的“城里头”,竟然有那么多的我的同龄人,远赴几千公里之外的黑龙江支边(也有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支边的),这在以前的我是缺乏感性认识的,如今,他们一个个鲜活生动地出现在我的眼前,且允我一一粗略地说来。

今天在聚会中我又认识了几位新朋友,我把了解到的这几位朋友的点滴往事记述如下,如有失实或不妥之处,敬请指正,并望原谅。

先说说慈城的朋友

1、原先想看望的一位梁女士是慈城信用社退休的,她是邀我参

加这次活动的李先生心目中的“雷锋”。李先生说,这位梁女士在他们当年插队黑龙江期间,小食堂关闭,他没处吃饭的艰难日子里,常拉他去她那蹭饭,还帮他洗过衣服。以后,是他帮助她进的妙山信用社。这样的关系是很“铁”的了,是一段值得纪念和续写的友情。几经周折联系上后,不料她不在慈城,此次只得作罢。

2、于是,找到了桂先生的家。桂先生的家在慈城安静的小巷深

处一个叫化建厂宿舍的地方,我们见到他时,见他的身边有一个立体拐杖,想不到他双腿肌肉萎缩,行走不便,说到这一状况,桂先生说是当年在黑龙江劳动时腰曾被压伤,那时候没有医疗条件,落下病根。调回宁波后,在宁建一公司从事的是繁重的体力活,年纪大起来后,这病症重了。听到这样的往事,看看目前行走需要拐杖的景象,虽然他仍谈笑风生,但大家的心里难免沉甸甸的。

李先生介绍说:别看今日这桂先生这副模样,当年在黑龙江时,他可是一个能人,自己拍照片,自己冲洗,自己印制,是一个很聪明能干的人,为了防止被“割资本主义尾巴”,他在给人家拍照时,常常高呼一声“贫下中农优先”,这样,农民们高高兴兴踊跃拍照,别的人也不好再说什么。这样,他不自觉地为知青朋友和农民们留下了许多珍贵的影象。

3、健壮的徐先生今天迟到,我们在一家张氏饭店开席好一会后他才赶到。他去黑龙江支边后,幸运地到辽宁当兵入伍了,在部队有提干的机会,为了能回到家乡,放弃了提干。听他说起在黑龙江支边时有一次与知青打架的经历,他一棍子打去把对方的额角打得血流如注,缝了四针,差一点把眼睛打瞎。这则往事如今听来似乎不再心惊肉跳,但在当时,那可是相当危险的,如果把对方的眼睛打瞎了,那他的命运就会改写。我想,以后的数十年中,他一定曾有过几次的梦中惊醒的后怕,不信?你下次可以问问他。

4、今天到场的唯一的女性是一位姓鲁的女士,她去了黑龙江后,因种种原因“逃”了回来,嫁给了家乡附近的农民,以后才想办法把户口迁回来。看她目前的各方面状况应该很不错,但在当年,一定有许许多多的苦难。女知青类似这样的故事很多,上面提到的那位梁女士也是这样回来的。记得我还曾受妹妹之托,帮助过一名支边大兴安岭的女知青与我插队生产队的农民做介绍,试图通过婚姻关系解决回乡之路,而与我一起插队的一名女校友也是以这个方式回到宁波的,她是嫁到宁波北郊的湾头大队,现在因为湾头的城建拆建成为财主了,数十年前,这是做梦也想不到的。

再说说我们宁波的几位

5、李先生是今天的活动发起人,他是我们中的佼佼者,虽然已以正处级待遇退休,但因为他仍然是宁波市计算机应用专家委员会成员,所以还常参加一些重要的评标、讲课活动,所以,他各方面条件都很优越,可以说是知青中的成功人士。他在黑龙江时劳动力较差,却有好运气,因为一次干部下乡的巡查,多数知青怕冷没出夜工,他正好坚持与农民在一起劳动,给领导一个好印象。以后,又因一篇报道写得好,被借调到县知青办帮忙。在许多知青为一张上调表、工农兵大学上学登记表挖空心思甚至“打开头劈开脑”的时候,他却轻而易举地拿了一张表格,逆顺序地先盖上了县里的大印,再补上大队的、公社的小印,脚踢兰花头地上了哈尔滨工业大学,以后的人生道路基本上就一马平川了。

6、“改革受益者王先生”,这顶桂冠是李先生封的。原来,这位王先生在宁波商业系统工作,在企业改制期间,他成为一名受益者,这是他抓住了机遇,分享到了改革的丰硕成功,从金钱角度说,他可能是第一位了。今天就是他开的车,老板为我们服务,这也只有回到知青这身份,才会自觉地把“老板”这身份给放下了。

7、陆先生经受了冤狱的经历是令人难忘的。不经意间,陆先生说出了他曾经在黑龙江蒙受9天半牢狱之灾的往事,这则故事今天听起来好似笑话,在当年,那可是把他吓得够戗了吧。话说1976年10月,四人帮被粉碎了,当消息灵通的大城市已经一片欢腾之时,边远地区的黑龙江小地方消息闭塞,还蒙在鼓里。当时陆先生已在黑龙江的一家小厂工作,恰恰在这个节眼上,有同事收听了当时被视作“敌台”的苏联电台,听后说出了我国粉碎四人帮的大事。没料到有人汇报了这起“反革命事件”,陆先生勇敢站出来承担了这天大的“罪责”,被五花大绑关进监狱,与强奸犯、盗窃犯等人关在一起,经历了切切实实的监狱生涯。虽然时间很短,却是终生难忘的。朋友中有人说起,当时上海先贴出了粉碎四人帮的大幅标语,上海的轮船因为贴了这样的标语,到达大连港时居然不让进港。这在今天手机普及,信息十分灵便的情况下,这样的事情是再也不会发生了,而在当年却是十分真实的故事。我问起这事你们家的亲人知道吗?他说从未对人提起过。看来,只有在知青聚会这样特殊的氛围中,他才会顺口说出来,而

陆先生至今仍以为此事是不光彩的,而在我们眼里,陆先生是勇敢的,是有担当的。我们认为,这9天半的牢狱经历国家应该予以赔偿。

  老知青重逢,话题十分广泛,往事不胜列数,那张氏饭店的女老板有点耐不住了,虽然说着不好意思,却是在催促我们了,大家也就此打住,握手告别。我们从民主路的小饭店走到停车的解放路,我站着在三本书上签了名,一一分送给三位慈城的知青朋友,书是李先生出资买的,李先生客气,人情却让我做来了。

“眼前”的往事,真切、生动、实难忘!

历史的记忆,回眸、感叹、渐远去!

                                                                于2014、11、15

                  2014、11、17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