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觉民的博客

 
 
 

日志

 
 

后人难以想象的经历--读《一个红卫兵的自白》有感(二)  

2013-08-26 09:27:46|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月以此题写了一个“有感”,发出后又想起了许多往事,不“补”不快,于是有了这“有感(二)”
  一、我的那些同学们 
  文革始,目击了几位同学的形象,至今仍历历在目。
  一位小学的同班女同学。
  我在前文说起过北京来的红卫兵小将在宁波的一些经历,这其中很活跃的支持者中,有我这个小学同班女同学。她中学考入的是宁波女中,小学读书时是一个不引人注目的人,在文革中居然冲锋在前,多次叽叽喳喳地为北京来的红卫兵出头讲话,我当时感到十分惊讶,感到她“成长”得真快。因为她也只有15虚岁、因为我肯定没那个胆量。真是“女”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 
  一位小学的同班男同学。
  他住在国医街,我们不仅同班,还是同一个学习小组的。那时我们常去他家参加学习小组活动,一起做作业,一起玩,可谓相当近乎。中学他考入了宁波二中的少体班,当文革开始后,他已成为一个膀圆腰粗、相当强壮的小伙子了。一度,那应该是在“文攻武卫”已经开始的那个阶段,常见他与一大帮体工大队的壮汉们一起,大摇大摆(是货真价实的那种大摇、大摆)在一些大街上招摇过市,是在显示他们的实力,显示他们的不可侵犯,甚至是在显示他们的目中无人。
  我心目中这两个一男一女的小学同学是文革中我们班级出的“英雄人物”。想不到十年后,他到我插队的地方来走访,说是曾有一次被数人围殴了一顿,幸亏他死死抱住头,身体随他们打,也许那些人的拳头太软,主要还是没有动用武器吧,所以他并无大碍。这则故事也能证明我在前文说到过的宁波武斗较轻微的一个例子吧。
  我可怜的那位初中男同学。
  那时我们刚读了一年初中,中学的同学交往还不多,原先同一个小学的同学熟一点,而来自其他小学的同学了解就少了。那时,班级里“革命”的空气渐渐地浓起来,有一次,突然有一个女同学指着一名男同学说:你的父亲是反革命。这让我们周围的这些同学一下子都紧张起来。那位被指的同学当然不肯屈服,当即予以否认。而那个女同学不依不饶,还有几个女同学附和她,显然她是有备而来。一个说是,一个说不是,
僵持不下之时,只有向老师求证。于是,从教室争着吵着去找班主任老师,我也跟着去看。非常可悲的是,在学生的指证下,教我们数学的班主任老师似乎也不敢不说,他证实了女同学的说法,我的那位男同学顿时面色灰白,惨不忍睹。我想,我的那位男同学很可能并不了解自己的父亲以前做过什么,因为我也是,我也不清楚父亲以前的事。因为那时我们还未成年,父母不会将那些有损我们信心的事告诉我们,只隐约觉得父亲以前有过不好的经历。因此,我也产生了一种危机感,感到不知什么时候也会噩运降临,被那个女同学给揭发了,想到这些顿时不寒而栗。十多年以后在一个火车站偶遇过那位很革命的女同学,她显然也认出了我,却怎么也提不起与她打打招呼、叙叙旧的情绪来。去年的同学会相聚时,一见到她,我就想到了那恐怖的一幕,而且仍感心有余悸。
  一位平时并不野蛮的初中男同学。
  他当着我们好多同学的面,笑着一块一块敲碎教室的窗玻璃。有一次他还笑着混在同学堆里从后面拍打学校教导主任的后脑,那老师也不敢发怒。因为人多,这位老师还可以佯作不知是谁,保持着一点点自尊,如果正面击打,那可难以把持呀。我那男同学作那样的事时,似乎有一种快感,这景象与梁晓声在书中描写的王文
等人的情况大同小异,这样的场景现代人看来一定认为是疯了,可这却是真的,我们亲身经历,我亲眼目睹的真实往事。
  打架开始了。
  从一开始的“口诛笔伐”,发展到了动手动脚。我班的两个男同学不知为何一见就打,我们见到了多次,一个较壮实,一个很灵活,幸亏多次打斗都没打伤。我想一是因为并非血海深仇;二是那时的打斗是处在初级阶段。后来看到初三的学兄在打架了,三对三,你逃我追,煞是紧张。 有一次我回家去刚走到学校大门口,忽然一阵急促慌乱的脚步声,只见那六个人在追打,三个在逃的前两个似乎很害怕的样子,而三个中的那个有点名气的,听说有武功的明显是断后掩护着他的那两个同伴,只见他穿着一身补丁压补丁的破衣服,下盘很沉稳地阻挡着后面追上来的那三人。那追来的三人中领头的是我校有名的“大人物”(他后来确实很出名),他明显已追到了,可他比划着拳头却也不敢打那个断后的同学,显然个对个他打不过的。看着这一幕真有惊心动魄之感。
  又死人了。
  这儿我用了个又字,是因为文革始,宁波就发生了“八。一四”惨案
,(据《宁波大事记》记载,一九六六年八月十四日晚上,在解放北路体育场(现在的解放北路中山广场位置)的一次群众集会中,因安全措施失当,在骤降大雨时,秩序顿时混乱,在乱挤乱轧中,有21人被踩死,189人受了伤(其中重伤14人),造成了一起严重的惨案。可是四十五年前发生的宁波“八一四”惨案已经没有多少人知道了。在宁波“八一四”惨案四十五周年祭的时候,愿“八一四”的冤魂安息。并建议在惨案发生地,现中山广场适当位置放一块石块,刻上惨案经过和死难者的名字,以牢记血的教训,时刻不忘安全。而这里所说的是我的校友--宁波八中的水光华,他在肖家巷口被手榴弹炸死了。后来有几个版本说了他的死因,网上有一个当年红卫兵组织发的一个材料,我附在后面供大家一阅。 http://tan.kongfz.com/item_pic_75698_196286778/
  二、 可以教育好的子女
  文革刚开始时,从北京传来一个当时很有名、让不同的人听了会产生两个极端感觉的口号,叫做“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 。这当然是那些自以为是根正苗红的红卫兵发明的。那时候,家庭出身好的人个个趾高气扬,而家庭出身“有问题”的人就个个感到抬不起头来。幸好不多时日,听说某位高官说了“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选择。要做可以教育好的子女”的话,这么一来,那句口号被否定,也许还因为原先自以为是根正苗红的那些人,他们中很多人的父母被揪斗出来,挂了黑牌,戴了高帽,一下子从高高在上跌落到万丈深渊,一下子从“好汉”变成了“混蛋”,他们也十分欢迎“可以教育好的子女”这句话,是这句话让人又重新燃起了希望之火。
   可以教育好的子女这句话对我来说具有现实意义的是那次步行串连。一开始步行串连时,我们这些家庭出身不硬朗的人都不能享受步行串连津贴。但我们又不死心,于是常常在学校的红卫兵总部转悠。有一天,一位初三的学兄在与他们理论,说:我虽然出身地主家庭,但现在有“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选择”、“可以教育好的子女”这一政策,难道我们不是吗?难道我们不可以选择革命道路吗?红卫兵总部的人被他说得哑口无言。当时我很佩服这位学兄,心想,多读两年书果然大不一样。后来那些人让他领了津贴,我也乘东风拿到了这笔津贴。
  三、在上海看到的一次两派斗争 
  去上海说是串连,实为东游西逛、游山玩水。
  有一次好像是在北京东路靠近外滩的一条冷街上,看到一个单位的两派争斗。看那些人多数戴着眼镜,应该是知识分子密集的单位。只见人多的一派把三四个男子押上一辆大卡车准备去游街,另一派人少的“同志”们拼命冲上卡车,男男女女手挽手誓死不让,那场面真的十分激烈、十分壮烈、十分惊心动魄,这会想起,那场景仍清晰地浮动在眼前。
  四、被勒令扫街的地主婆
  我家住在靠近市委的一条弄堂里,虽然也叫街,却只是一条铺着长条石头作为路面,两边都是一些住着平民百姓的平房和二层楼的老式楼房,并无商家店铺、工厂机关。住在弄堂口的一个墙门里有一个单身老婆婆(也许只有五十几岁吧,因为那时的衣服、打扮都很“老”,所以看上去就老了)。听说她成份不好,又有海外关系,就勒令她扫街,扫我们住的那条街,大概有一百米左右吧。一开始还叫她挂着黑牌,后来倒是不挂了,但足足扫了好长一段时间。回想起这些,似乎又看到了当年她那深感屈辱的面容。 

  文革这样的噩梦千万别再重来。
   不知过些日子,我还会不会写出个(三)来。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