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觉民的博客

 
 
 

日志

 
 

      后人难以想象的经历--读《一个红卫兵的自白》有感  

2013-07-30 13:15:47|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是在6月30日,我去知青博物馆时,看到那儿的书架上有一些书,就饶有兴味地搜寻起来,希望能找到一本自己想看的书,果然,还真的让我找到了一本。这是一本前已有所耳闻,却一直没读过的书,是一本记述我们这一代人都曾经经历过的年月的书,它是我们同代人梁晓声写作的《一个红卫兵的自白》。
  梁晓声在这本书中所记述的往事,许多都是我们也曾亲眼目睹、亲历亲为的事,因此感同身受,触发及我的感官,这回忆的浪潮一波接一波,汹涌而来。
  一、不用考试了。文革始,我还懵里懵懂,我想许多人也象我一样,不知道这是一场什么运动,只记得当我们全校师生集中到大礼堂听校长宣布取消考试时,欢呼声起,尤其是坐在后排的初三学兄们,那欢呼声更是发自内心的那种兴奋。而我清晰地记得,我的感觉更多的却是惊诧,是惘然。
  学生不用考试了,这显然告诉了我们这次运动的非同一般,而更为不祥的是发生了“八一四惨案”。  
  二、“八。一四惨案”1966年8月14日晚,宁波市举行“全市各界庆祝八届十一中全会公报发表大会”,庆祝“十六条”发布,数万人汇集到市体育场。不料大会尚未结束时,下起了大雨,许多人纷纷提早退场,涌向大门,而体育场的南大门虽然不小,但在数万人的涌动下,那门着实太小了,结果有人被踩踏了,糟糕的是有人没能活过来。事后听说有十几个还是二十几个,大多数是学生。
  三、“邓拓下饭撩勿着”。这果然是一场令人匪夷所思的、 轰轰烈烈的、后来被誉为触及人类灵魂的大革命。报纸上、广播里,不时传来某某人被揪出、被打倒的消息,从一开始邓拓、吴晗、廖沫沙的“三家村”,到后来的彭、罗、陆、杨,令人目不暇接,令人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宁波人有一句老话:人家事情头顶过,自己事情穿心过,我还记得,宁波人把邓拓、吴晗、廖沫沙用方言说成“邓拓下饭撩勿着”这样毫无情感的风趣话。
  四、“十八位革命小将”。我们家弄堂口不远就是宁波市委,常常有人在这造反、在大门口辩论。而当北京来了“十八位革命小将”后,这儿就更热闹了,打着京腔的红卫兵与说着灵桥牌普通话的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一些令人似懂非懂的话,讲着一些令人摸不着头脑的事,好多人都围着听“故事”。在一次辩论中,听说偌大的宁波市委内只挂了三张毛主席像,这一事实让人听了感到这市委领导确实有大不敬之嫌。还有一股造反者把工艺美术厂送给市委的一件工艺美术品--“贝雕东方红”中雄鸡朝着升起的太阳高昂着头打鸣的图案说:这对头打鸣是反动的。市委门口的大字报、传单更多,有的大字报还没怎么看过,又被新的覆盖了。传单真正留心看的人也不多。
  过了些日子,这“十八位革命小将”不知为了什么开始静坐绝食,有人在揭露他们是假绝食,这些人很快被指为“保皇派”,本地的一些红卫兵严厉指责这些人造谣。可能有好几天吧,这“十八位革命小将”在当地红卫兵的簇拥下,敲锣打鼓地呼喊:“地委书记阎世印说:我们的绝食斗争是革命的行动”。显然,“十八位革命小将”是革命的,他们的绝食斗争也是革命的。
  五、我的红卫兵袖章。我们学校也有了红卫兵组织,一开始我也是,也发到了红卫兵袖章(我们宁波称为袖章,而梁晓声所在的哈尔滨称为袖标,这称呼也挺有地方性的呢),有一次,邻居有2个比我小的孩子中(那时我15虚岁,大家都还是少年) 有人告诉我谁谁在背后说我已不是红卫兵。他们真的很有革命觉悟,见我没戴红卫兵袖章就判定我不再是红卫兵。我清晰地记得,那时我与几位同学一起已被宣布取消红卫兵资格,但那袖章还没有上缴,只是自觉地摘下来不敢再“冒充”,但当听到小伙伴中有人这样看低我,就忍不住要争这口气,反正袖章还在,我就把那个比我小一岁的邻居叫来,“庄重”地把袖章给他看,以示自己仍然是毛主席的红卫兵,他也不否认自己说过那话,但却哑口无言了,这是我在那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中一次不亚于平型关大捷似的胜利。
  六、抄家的记忆。 我们墙门是有着十几户人家的一个不小的大宅院,平时总体上来说还较和睦,不像西边相邻的另一个墙门,不知为何常大吵大闹,甚至大打出手。但邻里之间的贫富差距、亲疏程度,显然也是有差别的,有的甚至“肚病”较深。当抄家浪潮来临时,先是一家曾经富甲一方的大户人家遭到了不知来时何方的“大军”的清洗,据说连地板都被撬了起来。后来,第二家、第三家,最后,连我们认为是革命干部的那家也被抄了,我还看到了一把匕首,这物件在当年可是很危险的东西,给你一个罪名是很容易的,不知后来他们是怎么样解释的,总之没见到有什么“严重后果”。其中在抄住在西厢房的那家时,住在东厢房的那位很能干的老婆婆对我说:你是红卫兵,你去对那些来抄家的人说,他们家在那个位置有一个暗橱的。显然,这位老婆婆对那家有很多的意见,希望那家倒霉。我当然没去做这样缺德的事。
  七、大串连了。先是班级有同学被选送到北京接受毛主席的检阅,能到天安门广场亲眼仰望一下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能当着毛主席的面亲口呼喊毛主席万岁、敬祝他老人家万寿无疆,那是多么幸福、多么荣耀、多么令人相往啊。可是我不行,我的家庭不但不是红五类,几乎要排入黑六类了。后来,大串连开始了。起先我也不在内,看着同学们一个个走向全国各地,我们几个家庭出身有问题的也蠢蠢欲动。终于,我在一位大我一岁的同学带动下,开始迈出校门,胆大妄为地加入到了串连队伍中。第一站坐火车到了杭州,第二站到了上海。这火车上的拥挤程度也是空前绝后的(而今的农民工回家也没拥挤到行李架上、座位底下躺着坐着人的)。梁晓声在书中对这段往事的描写十分真实、贴切,但是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仍然是难以体会的。而?梁晓声在那般紧张的状态下,居然有令人心猿意马的艳遇,着实让人咋舌。
  在上海住在愚园路一个资本家的别墅里,显然是那资本家被赶跑了。那是我从未享受过的美好生活,虽然睡的是地铺,但那地板是打过蜡的高级货,比我家睡的那张竹榻要强多了,虽是严冬,我的衣着不够暖,但却因有暖气,感到十分舒服。 这期间我除了大游西逛外,较为有意义的是参观了万吨水压机和上海博物馆,给自己贫乏的知识库藏增加了一些养份。
  这大上海真好,豪华、气派。这红卫兵真好,吃饭不要钱,坐车不要钱,住宿不要钱,参观不要钱,真是好得很。
  后来提倡步行串连了,我领了补贴,却并未“步行”,仍然坐火车。这次是直达上海,去过那资产阶级的生活。到了上海就不思进取,没再往别的地方跑,回想起来,原因大致有三,一是胆小,不敢往远处去;二还是胆小,火车的拥挤状态令人胆寒; 三是贪图上海的繁华、舒适。
  说起步行串连,还有一事值得一记。当年是大连海运学院首创此举,好像是得到了《人民日报》等大报的表扬,自此,步行串连红了起来。当时,大连海运学院的那帮学生几乎成了我们心目中的英雄,似乎是新时代的二万五千里长征般的英雄,对他们怀着一股深深的敬意。想不到这批英雄中竟有我们的熟人--有点模糊地差一点会成为亲戚的熟人。大约一年后的有一天,家里来了一位客人,年长我五、六岁。妈妈说这是何妈妈的大儿子,他妹妹曾是你的摇篮亲,也许“摇篮亲”一词我是第一次在这事上听说到的。原来,何妈妈一家曾是我们的邻居,何伯伯曾是父亲的同事,两家关系很好。后来何伯伯调到省里去了,他们全家都做了杭州人。想不到他就是那拨大连海运学院参加步行串连中的一员,当时听他讲那事的细节,我像一名教徒听大师讲经那般虔诚地聆听着,听得令人神往,令人肃然起敬!后来的好些天,我居然在小伙伴面前趾高气扬起来,似乎自己就是那位参加过步行串连的英雄了,这会回想起来仍然感到很是滑稽可笑。
  八、人人自危的运动。说文化大革命是一场人人自危的运动一点不会过,从一开始的扫四旧把城隍庙砸了,把许多古董砸了、烧了,到先抄地富反坏的家,后抄普通人家的家,就像我们的墙门家家被抄那样,让人感觉到先是有人幸灾乐祸,后来那幸灾乐祸的人家被别人又幸灾乐祸了一番。在这次运动中,屈死的、疯了的无数冤魂、可怜人,至今想来仍令人心惊胆颤。梁晓声的好同学王文琪为了加入红卫兵检举揭发了父亲,父亲死了,他被哥哥追打,后来心理扭曲至极,居然强奸了一个女孩,被镇压了;邻居卢叔在寒冬的哈尔滨赤着脚从专政的牢内逃出来,爬上高高的烟囱跳下去死了;我们宁波那运动始就被踩死的冤魂;我们宁波也有经不起批斗跳月湖自杀的老干部;还有许许多多先是地富反坏、后是走资派、现行反革命、投机倒把分子等等戴高帽子、挂黑牌游街批斗受尽人格侮辱的人们。还有许多在两派武斗中惨死的都自以为是忠于毛主席、忠于毛主席革命路线的红卫兵和造反派战士们......
  说起武斗,宁波算是文明的,虽然也有几场骇人听闻的打斗,但比起哈尔滨动枪动炮的真打,那真的是“文气”多了。梁晓声在书中告诉我们当年哈尔滨“八。八 团”和“红色造反团”之争,后来炮轰派的驻地“哈一机”、“哈师大”被真枪真炮攻陷,头头被抓、被判死缓的可悲下场。梁晓声事后特地去“哈一机”考察,有一个房间他数到了竟有43个弹洞,那战况激烈的程度可见一斑。
  对文化大革命的回顾文章已有很多,而梁晓声的这本《一个红卫兵的自白》是1988年就出版的,应该说是较早的,而从红卫兵角度着眼,对我们同龄人来说,显然更为贴切。看过一些这类书,但用自白形式却是第一本,希望能看到更多的这类史实,因为我们经历了这场刻骨铭心的大革命,因为我们经历了这段“后人难以想象的经历”。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