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觉民的博客

 
 
 
 
 
 

[置顶] 欢迎我的博友光临天一知青网

2015-10-31 20:18:38 阅读205 评论6 312015/10 Oct31

  这是我与一些知青朋友共同建立的天一知青网,欢迎朋友们光临指导!

天一知青网

作者  | 2015-10-31 20:18:38 | 阅读(205) |评论(6) | 阅读全文>>

[置顶] 【转载】《每天做1次,也许可以多活10年》

2014-3-23 12:03:57 阅读448 评论23 232014/03 Mar23

健康操名稱:  九十一百八十度--腰部腿部運動

功 能: 增加身體柔軟度、腹部收縮、以及筋骨伸展

健康操名稱: 聳聳肩呀縮縮頭--肩部運動

功  能:  消除肩部酸痛。

健康操名稱: 右手拉左腳--手腳運動

 功   能:  加強心肺功能及身體柔軟度。

健康操名稱: 上看下看?左看右看--眼部運動

 功   能:  消除眼睛疲勞。

健康操名稱: 脖子扭一扭--頸部運動

 功   能:  預防頸部痠疼、恢復頭腦清醒。

健康操名稱: 柔軟重現--桌前運動

 功   能:  恢復以及保持身體柔軟性

健康操名稱: 朝氣蓬勃--蹲踞拉伸運動

 功   能:  增強腰力、鍛鍊腳趾、提高身體的平衡力

作者  | 2014-3-23 12:03:57 | 阅读(448) |评论(23) | 阅读全文>>

儿子送我的父亲节礼物

2017-6-24 18:16:55 阅读2 评论1 242017/06 June24

本月18日是父亲节,那天媳妇发了个红包给我,儿子说也买了一份礼物,等会告诉我。

已经吃过晚饭了,儿子的礼物还没有亮相,看来是快递还没到。果然,当儿子出去一会回来时,手里已经有了一个小袋子,那是一本小小的、却挺厚的书,儿子要我先看一下封面的文字说明后再打开。我按他的要求,遵照封面上的文字说明,闭目细想一会,默念一个心愿,再随手翻动到其中一页,想不到里面只有短短的一句话,其意思与我心中想的基本可以应对,但不是很精确。换了一个念头再试,仍是那种状况。第三次,却大相径庭了。

这是一本中英文双语带有游戏性质的笔记本,可以看出,里面的文字是竭尽所能以应对各种各样的问题的,其心思之深、之细,令人惊叹,看来,是有人试图用智慧赚钱,这个东西主要消费对象以年轻人为主,我认为前景不会很广。

儿子知道我的兴趣广泛,又喜欢写一点小文章,送我的节日礼物是动了点脑筋的,虽然我对这本笔记本的创意感觉不很强烈,但我还是很高兴,高兴的是儿子有“智慧”的孝心,高兴的是儿子及时向我传递了时尚新动向,谢谢儿子!哦,儿媳的红包也是很好的,也当表示一下谢意的!

作者  | 2017-6-24 18:16:55 | 阅读(2) |评论(1) | 阅读全文>>

难得的聚会 不尽的话题

2017-6-20 20:24:35 阅读2 评论0 202017/06 June20

   

数天前,几位当年上山下乡到同一个公社的知青朋友在承宗哥和解臻的促动下,相约要去二六市看看。

今天一早,乘上同一小区的、且是在二六市农村商业银行上班的亚玲的汽车,兴冲冲出发了。正是杨梅旺季,今天也许是有雨,又因是周二,我们走得也较早,昨天还路堵的这条线路,今天畅通无阻。

很快就到了二六市。昔日像模像样的二六市街市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在河的东边建起了一个市场,农村商业银行就建在市场旁边。亚玲说开门尚早,去市场看看。今天是农历五月廿六,是市日,可是景象并不热闹。正好看到今天的与会者祥惠哥,而组织者承宗哥又打来电话,问我的行踪,答曰已到,且与祥惠哥相会了。

在去祥惠哥家里的途中,见到了我那农民师傅的大女儿、她的大儿子,师傅的孙子也从他自己的家中走了出来。看来师傅的孙子经济状况很好,开的竟然是奔驰。因师傅师母都已去世,主要还是因为师母去世时他们没告诉我,不知不觉中,以前每年去的我已有几年未走动了。

在祥惠哥家中坐了一小会,阿良来电,说已到了惠平饭店,我来不及细细欣赏祥惠哥的书房,匆匆与承宗哥一起去饭店了。阿良是上海知青,读了师范,在四明山、丈亭当老师,后来利用“大龄未婚”政策调回了上海,单位不错,在物价局工作,算是很“落位”

的了。他们几个兄弟、表兄妹和里弄内要好的邻居,可能不愿意去支边吧,竟然有六七个人通过承宗哥的帮助,都投亲靠友到二六市下乡,这一状况(人数、组成人员的结构)在知青上山下乡运动中是不多见的,我如功底深一点,把他们的故事写出来一定也会很生动。以后这些知青因为承宗哥的

作者  | 2017-6-20 20:24:35 | 阅读(2) |评论(0) | 阅读全文>>

今天下午,天行书友会假座海曙区图书馆举办一月一次的讲座,我去听了,简要记之。

今天的讲座是由鄞州区文保站长谢国旗主讲,讲座主题是“台湾文化源自宁波”。此前,关于400多年前宁波鄞州栎社人沈光文是台湾的文献初祖的文章我读到过,但印象不深,也有点疑问,因为与我们关系不密切,也未作深究。今天听了这堂讲座,才明白,原来这个课题就是这位谢国旗先生发掘出来、推广开去的。这位谢先生正是功勋卓著,成绩斐然,令人赞叹。

谢先生说这个课题是从2012年公开的,经过这几年的努力,已经得到了较为广泛的认同,这个课题成功地促进了两岸文化交流,也为宁波的历史文化建设立下了丰硕成果,可是,自2015年以来,由于沈光文先贤的祖藉是原鄞州区栎社,现在这里划给了海曙区。原先这个课题搞得顺风顺水的鄞州区,现在已不便再管,而海曙区却生手生脚还接不上来,因此出现了脱节情况,出现了长达两年的断层。

我一听这样的情况与很多听讲者都深感惋惜,当即发言要谢先生等人通过各种渠道,尽可能恢复这一文化交流。并立即发微信给原先在台办工作的发小,要其也做做促进工作。回家后又对正在我家的亲戚提出这个问题,希望他们的近亲、现海曙区委书记能够“弹好钢琴”。可惜他们的个性不像我,认知也与我不一样,显然是传达不了这一信息的了。不过我那发小的这句回话让我认清了形势,他说:“并非仅仅划区问题这么简单,现在由于两岸关系紧张,因公交流交往处于停顿状态。”

不管怎么说,我是学到了一点东西,而这位谢国旗先生还是很成功地做成了这一课题,是很可敬的!

作者  | 2017-6-11 21:48:45 | 阅读(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我们一起向青春举杯

2017-6-11 21:46:11 阅读1 评论0 112017/06 June11

  今天(6月9日)下午,天一知青网与浙江万里学院在该学院52118教室联合举行了一次题为“向青春举杯”大学生与知青交流会,学校领导、师生和20几名曾经参加过“田野风”知青口述史采访活动的知青朋友出席了活动。

在当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滚滚洪流中,宁波也与全国各地一样,有十万左右的城镇知识青年走上了上山下乡的道路,或是去了新疆、内蒙、黑龙江、吉林,或是去了本省的建设兵团,或是去了宁波周边的农村插队,他们现在都已年届花甲,甚至年已古稀,把他们的经历记录下来,为后世留下真实的人生脚印,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浙江万里学院的领导和老师想到了这件事,他们带领近30名大学生,对近50名的知青作了采访,把这些资料整理后,编印成册,上册已由今年一月初印发,中下册的资料也已准备就绪,不久就可面世了。

今天的活动,可以说是编撰方与被采访者的联谊会,也是两代人的青春碰撞―――当代的青年人、大学生与曾经的青年人、老知青的青春碰撞,多少感慨,真是一言难尽呢!

会后晚餐,两代人频频举杯,向我们的青春、向我们曾经的青春致意!

作者  | 2017-6-11 21:46:11 | 阅读(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我们一起去赏花

2017-6-11 21:35:23 阅读0 评论0 112017/06 June11

   虽然气象预报有雨,但是我们十余位老同学仍然坚持出行――――到位于洪塘鞍山的逊湖花海去赏花,大半天的游览中,只遇到一场较大的雨,这6月6日正是个好日子。

逊湖花海早已声名远播,前两年就见有人在去、在传颂了,我因不大好动,只停留在旁观状态中,今天老同学有这活动,就兴致勃勃参加了。这儿说的老同学,那可真的是“老”得可以了,那是我们小学的同学,从1965年小学毕业算起,也有50多年了,若从小学开学算起,那可是近60年了,这个年份在短暂的人生中是一个什么概念?是谁都会感叹不已的年份,是谁都难免旧忆无限的年份!

由于我们的母校是一家民办小学,可能是因为管理经验或是生源变化的缘故,那时候我们年级有过一次分班併班,所以,今天参加活动的14位同学有的是在低年级同班,有的是在高年级同班,有的一直未曾同班。但是,因为总共只有3个班级,又是就近入学,大家几乎都是街坊,所以大多数都知道,只是世事变幻,人生跌宕,五、六十年的岁月沧桑已条理清晰地写满我们的脸上,许多同学都说相遇不相识,如果不作介绍,肯定会失之交臂。

逊湖的花海很美,同学的情谊很深。志新因为要照顾98岁的老母亲,却又不愿错过老同学相聚的机会,充分发挥他“宁波市单车俱乐部”成员的优势,花了一个小时冒雨骑行,居然赶在我们之前到达目的地。当微信群中出现他发的单车停在花海大门正中的照片时,我非常羡慕、赞赏他的健壮、执着、深情。因为要赶回宁波去给母亲烧饭,他没能与我们一起午餐,大家紧紧握手,依依惜别。

我们13位老同学到慈城张氏饭店欢聚,这家饭店经济实惠,菜肴可口,我们边吃边聊,十分高兴。饭后,我们又就近游览了几个景点,与老同学一起游玩与以往的多次来慈城旅游,感觉竟然很不一样呢。

作者  | 2017-6-11 21:35:23 | 阅读(0) |评论(0) | 阅读全文>>

也许是上苍听到了我们的呼唤,今天,我们可爱的妈妈状况更加好转,令人十分高兴。

因保姆想回新昌一趟,她来宁波有一个月多了,每户人家总有点事的,经商讨,她要求今天去,明天再来。今天是大姐姐的值班日,因她要去老年大学上一节课,我考虑保姆路途上的时间,在家中逗留的辰光不多,所以,今天早点去送她到客运中心,尽可能让她在家中多一些时间。为了确保这段时间妈妈身边有人看护,我特地去请阿强哥帮忙。阿强哥回复:7:30以后有空。7:30刚过,阿强哥就来了,我陪同保姆从地铁鼓楼站A出入口下去,乘2号线5站,到客运中心站出来。一路上,我不断讲解着路上的重要标识,讲解着地铁怎么乘坐,并记录了地址,站名,以便她明日返回时顺利。保姆说这下知道了,我就连忙往回赶。

约一个小时中,阿强哥照顾得很好,我多次致谢,真的帮了我们大忙了。

9点,大姐姐到了,她忙前忙后开始做菜烧饭,我陪护着姆妈。

今天,妈妈的状态很好,自觉要我扶她小便后,间隔很短,又要去卫生间,我以为她思维有误,原来没出错,是大便了,且拉了不少,形状很好,说明消化系统、排泄系统都良好,最重要的是她的思维状况恢复很多、很好。陪她打麻将,居然胡了一副大牌――混一色、对对、花、东风,八台!而且又能摸出、叫出牌来,太好了。

中饭前,她坐在客厅看大姐烧菜做饭,我转了一个背去洗东西,仅仅几十秒,那时大姐背对着她。她居然一人走到房里去了。应该说我是十分警觉的,一发现她不在位置上,马上赶上去,健康人三五步路的距离,她该走了靠十步吧,我急呼姆妈别走,她已仰天倒向床上,我真是吃了一惊,我责怪她不该一人行

作者  | 2017-6-5 14:23:34 | 阅读(8) |评论(2) | 阅读全文>>

  早上,还在梦中,听到手机一阵阵震动,原来是保姆来电,说姆妈服用的“倍他克乐”吃完了。昨天我去过妈妈那,保姆忘了说。今天应该小弟他们会去,可是保姆说他们要下午来,那只能我马上去一下了。

  先已想好要去找一下二院的医生,沟通一下姆妈的病况,看有没有需要调整药物、调整护理要求的。今天早上正好托的人告知,“今天叶医生在上班”。因为母亲出院时是这位叶医生作的医疗结论,所以,我想找他最为合适。于是,乘两路车先到二院,与叶医生进行了一番交流,然后去医疗站配了四盒倍他克乐,到姆妈家9点多了。

  姆妈躺在床上,保姆说5点多起来坐到现在,刚躺下。这样的话倒是有4个小时了。周一姆妈一人起来走,不小心碰伤的眼角已有好转,保姆两次向我表示了歉意,我说这事难怪你的,因为我妈有强烈的自立意识,常试图不依赖别人,没人在时独立行动,第一次出院在我家也发生过这一状况,着实吓了我一跳,幸亏那次没磕痛,每每看到她那至死不渝的要强,令人无比难受,心痛不已。

  这一个月下来,姆妈的神志比以前清晰,说话也有进步,吞咽功能也有恢复,有时候药能自己吃。但是她不愿意吃药,晚上睡觉不好,一夜要起来很多次,人消瘦了不少,吃的应该说较好了,胃口时好时坏,消瘦的主要原因应该是睡眠吧。

  见姆妈神志良好,她思念着不来、不能来的一些人,我给妹妹发微信,“妹妹好:姆妈的神志比以前清爽,对话能力也好了一点,你方便时打个电话给她。”妹妹很快回话了:“这是不是说明她身体健康了吧?”能那么快恢复健康就好了,只是毕竟高龄了,要恢复到以前状况已很困难了。

  昨天是保姆来上

作者  | 2017-6-5 13:16:51 | 阅读(4) |评论(0) | 阅读全文>>

今年的端午节有意外收获。

一是昨天虽然不是我们值班,我还是去探望了母亲,保姆说老人家能独立行走一段距离,五六天未吃安眠药了,睡眠还可以,而且母亲的思维好转不少,主要标志是能主动发话,能对应交流,这都是重大的好消息。

二是微信助我交朋友,2017、5、28上午应约去轻纺城结交到一位朋友,从短暂的数小时交谈中,他的举止、个性、观点,以及人生经历,学识水平,待人接物等方面都给我良好的印象,有望发展为较为谈得拢的好朋友。

三是今天,5、30,端午假期最后一天,老同事方向明在余姚特地迎侯我,送我两本书,其中一本居然是1966年外文出版社出版的英汉双语《毛主席语录》,以前人人都有这本小本本,但英汉双语的我没到手过,现在算得上是历史文物了。

特此记录一下。

                   于2017、5、30

作者  | 2017-6-5 13:14:51 | 阅读(3) |评论(2) | 阅读全文>>

                散步来到盐仓门

2017-5-23 21:29:18 阅读12 评论8 232017/05 May23

  母亲说要去散步,我就陪伴她。以往,总是往中山广场去的,这次她却拉着我穿过和义路,向姚江边上走去。这一带,是我的出生地,也是孩提时常来游玩、戏耍的地方。

  穿过马路就是高高的万豪大酒店,这座建筑大大超过了我们小时候十分仰慕的上海24层楼国际饭店,而现在的宁波这样的建筑已有不少。稍往东,一座三层楼的老房子还保留着,那是原宁波甬江女子中学的房子,其前身是英国人奧特绥女士在1844年开办的女塾,它是中国第一所女子学校。现在这里建起了“1844广场”,那座三层楼教学楼被改建成了宁波教育博物馆,对宁波市政府的这项举措我十分赞赏,曾饶有兴味地去参观过三次,其中一次还是陪着母亲一起去的,我还多次向朋友们作过推介。

   现在的和义路被打造成了精品街,而所谓精品街,那就不是我们这些工薪阶层能去的了,我每次路过,最多是看上一眼,从未想进去细看一下的,因为根本不会买什么,也就别去忽悠人家营业员了。

  来到江边,正值退潮阶段,江水很浅,使宽阔的姚江小了一半。江滩沉积的泥沙浑黄,经灯光一照,看上去光滑细腻,别有一番景致。放眼望去,姚江北岸和东面的新江桥、西面的解放桥,景观灯明亮闪烁,上下左右,组成了一组光带,是很美的夜景。忽然发现,江边的数幢高楼上有美丽的灯光组成的图案出现,时而是红梅、时而是竹叶、时而是水纹……原来它们是一个整体组合,在约有十幢的高楼上不断变换,相当美妙,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不知始于何时,是用什么方法、从什么地方投射上去的,这无疑为宁波这座港口城市增添了亮色。

  晚风轻拂,和煦清爽,散步的人不少。江边公园的椅子上还有成双成对的情侣在卿卿我我。猛然想起,这么美好的地方,我至少四十年没来过了。

作者  | 2017-5-23 21:29:18 | 阅读(12) |评论(8) | 阅读全文>>

财发哥

2017-5-21 22:18:06 阅读5 评论0 212017/05 May21

    今天上午八时许,财发哥发来微信:“我在阿姨家,身体差多啦。”第一句意思明确,第二句则是说我妈妈的身体状况比以前差多了。

  此前,财发哥与我说过要去看望我妈,所以我是心中有数的,但当今天他真的上门看望我妈时,对照亲戚中一些人的表现,心里仍是一阵莫名的感慨。

  由于嬤嬤年长几岁,所以财发哥称我妈为阿姨,我称他的妈妈为嬤嬤,我们两家其实并无血缘关系,却比那些有血缘关系的亲戚还要亲。这话说来有点长,从我说起也有几十年了,如果从父母的交情说起,那更是八十多年了。今天记述一下,也算是对嬤嬤一家一直以来对我们的关爱的一份感恩、一份追忆、一份纪念吧。

  我妈妈是独女,与嬤嬤是老乡,小时候在同一家小学读过书,友情甚笃。以后,我的父母远离故土,从浙西山城先来到浙东的宁波工作、定居。我们当时居住在市中心,嬤嬤一家迟几年也来到了宁波,他们一家居住在当时的北郊――范江岸。由于那时候我们家很穷,又举目无亲,父亲因为政治等方面原因,几乎没有朋友可以互访走动,所以,只有母亲的一些朋友、同事有点往来,而去嬤嬤家是视作走亲戚的,所以,去范江岸嬤嬤家是我们小时候最愉快的记忆。

  嬤嬤有四个孩子,三个男孩一个女儿,大儿子与我们交往最少,王老师(嬤嬤的丈夫)曾想让我的大姐做他的大媳妇,结果未成,这可能是最大的原因。他们的妹妹珍英从小得了小儿麻痹症,记得我十四五岁时去嬤嬤家较多,每次去时,珍英虽然口齿不清,但对我总是阿哥阿哥叫得很亲,有时还会用不便的腿脚快步上前,用有疾的双手挽住我的手臂,十分亲近,令人既高兴,又为她担忧,为她难过。王老

作者  | 2017-5-21 22:18:06 | 阅读(5) |评论(0) | 阅读全文>>

离终点站还能走多远?(三)

2017-5-18 20:18:26 阅读5 评论0 182017/05 May18

  今天,5月18日,周四,这两天该由我们去陪伴妈妈了,两天没去,十分牵挂,妻子想把换季衣服都洗晒一下收藏起来,就由我去陪妈妈了。

  这几天睡眠很差,晚上没睡意,早上起不来。今天起来也不早了,到妈妈家已经快九点了。

  两天多不见,妈妈消瘦明显,问保姆:我妈胃口不好?她说胃口好的。可我说妈妈瘦了不少,保姆也承认。这就令人纳闷了!保姆那也不便多说什么,从这些天她的服务质量来看,总体上还是可以的,特别是晚上的睡觉陪护是很吃力的,要另请高明并非易事,所以,我们小心翼翼,怕惊跑了她,只能自加分析了。

  我的分析是:保姆喂饭时不会很耐心,妈妈一摇头她很自然就顺水推舟算数了,不会很用心劝着多喂一点,可是妈妈现在的表达我在前文已提到,已不准确,所以,须精心服侍才会好一些。现在的营养供给不足,必然瘦下来。

  今天扶妈妈走路,脚劲大不如前。抱着站不直的妈妈,差一点哭了出来……我抱着妈妈,把脸贴着妈妈,儿子给您力量,您要坚强地站直了、站稳了,继续迈步向前走。

  上午从家里带去了来自象山的、北仑的土豆,找出西洋参叫保姆给妈妈熬粥,虽然弟弟和两个姐姐都不断有吃食买来,想想还是不够,得设法给妈妈补充营养。妈妈喜欢吃肉,冰箱内有肉,但是太精了,老人嚼不动。我去鼓楼买了一点条肉、油豆腐,叫保姆烤一下给妈妈吃,还买了一点罗汉豆,买了一点香蕉,让妈妈尽可能多吃一点,吃得杂一点,补充各种营养。

  妈妈很少说话了,今天对我说过两句,一句是上午我刚到时对我说:“阿娘吃苦了”;另一句是我喂她吃中饭时说:“你好去吃饭了”,我说我喂好您再去吃。看来意识尚可,但精力却大大下降了。

作者  | 2017-5-18 20:18:26 | 阅读(5) |评论(0) | 阅读全文>>

这该有几百年的缘?

2017-5-11 13:10:42 阅读6 评论2 112017/05 May11

        钟先生和云飞姐(这是我去年结识的一对美国夫妻,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参阅我去年发在本网站的《祖屋的呼唤》)于前天――5月8日上午第二次来到宁波,我从火车站接他们到位于解放南路的贴阁碧吃中饭,选择这里一是基于云飞姐要吃正宗宁波菜,二是这里交通方便。         

     美丽的三江口 可敬的藏书楼

 饭后,我陪同他们夫妻俩游览天一广场、三江口、天一阁。这三处既很近,又能体现当今宁波的时尚和书藏古今、港通天下的丰富内涵,我认为选择得很合理。我在三江口特地向他们介绍,从余姚江溯江而上数十里,可以到达位于江边的云飞姐的外公、慈溪县著名乡贤钱荫堂的故居――罗江浪墅桥钱家,这样一介绍,他们对故乡的概念一定会更加深刻一点。

 钟先生在天一阁看得比较仔细,他喜欢书法,对我介绍的兰亭序的故事和一些书法作品饶有兴致,一度竟显得流连忘返,不是云飞姐催促,他一定还会多看一会。

昨天,让儿子请了两天假,我们父子专程陪同钟先生和云飞姐先去参观了溪口蒋氏故居、雪窦寺。听云飞姐说,这两个地方是钟先生很向往的,后来听了钟先生的介绍,蒋氏故居当然是因为历史原因,而雪窦寺则是因为钟先生的母亲很久以前来过,而钟先生小时候常听他妈妈说起这座古刹,可以这么说,这次钟先生是专程来追觅母亲的足迹的。

 返回宁波在我家稍作休息,由下午五点三十几分,我们到江东百丈东路接上儿媳,一起去她的家乡――象山南田岛游玩。

        五上南田岛    

作者  | 2017-5-11 13:10:42 | 阅读(6) |评论(2) | 阅读全文>>

离终点站还能走多远?(二)

2017-5-11 13:07:48 阅读4 评论0 112017/05 May11

昨天我们一家四口去了余姚,晚上11时多启程回甬,到家后失眠,直至凌晨1点半才睡,牵挂着母亲,今天(5、7)上午虽然不是我们值班,我还是去看望她一下。

带上了亲戚们送来的新鲜大豆、咸菜、糕点等食品,补充母亲那边的“库存”,没想到正是补了缺。

老邻居宝玉妈妈又在看望我妈,她真是有心,我碰到2次了。不一会,一个母亲称她为石榴的女士来看望我妈,妈能叫出她的名字,使她开心不已。原来这位石榴住在国医小区,很近,说是与我的大姐是同事,那也可算作妈妈的同事了,因为大姐也是知青,后来是“享受”顶替政策到妈妈厂里招工的,因此妈妈的工龄很短,退休金也就很低了。

见天气不错,风很小,我搬下轮椅,扶妈妈下楼去“散步”。妈妈指挥着去向,果然想去姚江边。怕姚江边有风,我让她观赏了一下和义大道后,瞒着她在和创大厦转弯,往西想陪她去中山广场走走。不料她总说调头,只好沿着苍水街向东走去。她说要去宁波饭店,显然是想去妹妹原来的单位了。我说妹妹又不在那,去那做什么?往东走有点风,我说别去了,她却说:有风也要去!看来有的记忆是那么的根深蒂固,那么的不可阻挡。当然,她是病人,我不能让她由着性子来,见她昏昏欲睡的样子,我们在开明街调头回返了。我用手机给她照了相,叫她张开眼睛笑笑,她说:我是在笑呀。可是,那笑容已不再灿烂了。

在阿强哥的帮助下,与保姆一起,我们三人把她扶上了楼,现在这住在一楼的优势得到了充分的发挥,要是高几层那真是苦了。

阿强哥真是好人,又给妈妈送来一盒蛋卷,妈妈夸他是“我的大儿子”,阿强哥很开心,可是我的心里却非常酸楚……

作者  | 2017-5-11 13:07:48 | 阅读(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浙江省 宁波市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