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觉民的博客

 
 
 
 
 
 

[置顶] 欢迎我的博友光临天一知青网

2015-10-31 20:18:38 阅读200 评论6 312015/10 Oct31

  这是我与一些知青朋友共同建立的天一知青网,欢迎朋友们光临指导!

天一知青网

作者  | 2015-10-31 20:18:38 | 阅读(200) |评论(6) | 阅读全文>>

[置顶] 【转载】《每天做1次,也许可以多活10年》

2014-3-23 12:03:57 阅读446 评论23 232014/03 Mar23

健康操名稱:  九十一百八十度--腰部腿部運動

功 能: 增加身體柔軟度、腹部收縮、以及筋骨伸展

健康操名稱: 聳聳肩呀縮縮頭--肩部運動

功  能:  消除肩部酸痛。

健康操名稱: 右手拉左腳--手腳運動

 功   能:  加強心肺功能及身體柔軟度。

健康操名稱: 上看下看?左看右看--眼部運動

 功   能:  消除眼睛疲勞。

健康操名稱: 脖子扭一扭--頸部運動

 功   能:  預防頸部痠疼、恢復頭腦清醒。

健康操名稱: 柔軟重現--桌前運動

 功   能:  恢復以及保持身體柔軟性

健康操名稱: 朝氣蓬勃--蹲踞拉伸運動

 功   能:  增強腰力、鍛鍊腳趾、提高身體的平衡力

作者  | 2014-3-23 12:03:57 | 阅读(446) |评论(23) | 阅读全文>>

                散步来到盐仓门

2017-5-23 21:29:18 阅读10 评论8 232017/05 May23

  母亲说要去散步,我就陪伴她。以往,总是往中山广场去的,这次她却拉着我穿过和义路,向姚江边上走去。这一带,是我的出生地,也是孩提时常来游玩、戏耍的地方。

  穿过马路就是高高的万豪大酒店,这座建筑大大超过了我们小时候十分仰慕的上海24层楼国际饭店,而现在的宁波这样的建筑已有不少。稍往东,一座三层楼的老房子还保留着,那是原宁波甬江女子中学的房子,其前身是英国人奧特绥女士在1844年开办的女塾,它是中国第一所女子学校。现在这里建起了“1844广场”,那座三层楼教学楼被改建成了宁波教育博物馆,对宁波市政府的这项举措我十分赞赏,曾饶有兴味地去参观过三次,其中一次还是陪着母亲一起去的,我还多次向朋友们作过推介。

   现在的和义路被打造成了精品街,而所谓精品街,那就不是我们这些工薪阶层能去的了,我每次路过,最多是看上一眼,从未想进去细看一下的,因为根本不会买什么,也就别去忽悠人家营业员了。

  来到江边,正值退潮阶段,江水很浅,使宽阔的姚江小了一半。江滩沉积的泥沙浑黄,经灯光一照,看上去光滑细腻,别有一番景致。放眼望去,姚江北岸和东面的新江桥、西面的解放桥,景观灯明亮闪烁,上下左右,组成了一组光带,是很美的夜景。忽然发现,江边的数幢高楼上有美丽的灯光组成的图案出现,时而是红梅、时而是竹叶、时而是水纹……原来它们是一个整体组合,在约有十幢的高楼上不断变换,相当美妙,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不知始于何时,是用什么方法、从什么地方投射上去的,这无疑为宁波这座港口城市增添了亮色。

  晚风轻拂,和煦清爽,散步的人不少。江边公园的椅子上还有成双成对的情侣在卿卿我我。猛然想起,这么美好的地方,我至少四十年没来过了。

作者  | 2017-5-23 21:29:18 | 阅读(10) |评论(8) | 阅读全文>>

财发哥

2017-5-21 22:18:06 阅读4 评论0 212017/05 May21

    今天上午八时许,财发哥发来微信:“我在阿姨家,身体差多啦。”第一句意思明确,第二句则是说我妈妈的身体状况比以前差多了。

  此前,财发哥与我说过要去看望我妈,所以我是心中有数的,但当今天他真的上门看望我妈时,对照亲戚中一些人的表现,心里仍是一阵莫名的感慨。

  由于嬤嬤年长几岁,所以财发哥称我妈为阿姨,我称他的妈妈为嬤嬤,我们两家其实并无血缘关系,却比那些有血缘关系的亲戚还要亲。这话说来有点长,从我说起也有几十年了,如果从父母的交情说起,那更是八十多年了。今天记述一下,也算是对嬤嬤一家一直以来对我们的关爱的一份感恩、一份追忆、一份纪念吧。

  我妈妈是独女,与嬤嬤是老乡,小时候在同一家小学读过书,友情甚笃。以后,我的父母远离故土,从浙西山城先来到浙东的宁波工作、定居。我们当时居住在市中心,嬤嬤一家迟几年也来到了宁波,他们一家居住在当时的北郊――范江岸。由于那时候我们家很穷,又举目无亲,父亲因为政治等方面原因,几乎没有朋友可以互访走动,所以,只有母亲的一些朋友、同事有点往来,而去嬤嬤家是视作走亲戚的,所以,去范江岸嬤嬤家是我们小时候最愉快的记忆。

  嬤嬤有四个孩子,三个男孩一个女儿,大儿子与我们交往最少,王老师(嬤嬤的丈夫)曾想让我的大姐做他的大媳妇,结果未成,这可能是最大的原因。他们的妹妹珍英从小得了小儿麻痹症,记得我十四五岁时去嬤嬤家较多,每次去时,珍英虽然口齿不清,但对我总是阿哥阿哥叫得很亲,有时还会用不便的腿脚快步上前,用有疾的双手挽住我的手臂,十分亲近,令人既高兴,又为她担忧,为她难过。王老

作者  | 2017-5-21 22:18:06 | 阅读(4) |评论(0) | 阅读全文>>

离终点站还能走多远?(三)

2017-5-18 20:18:26 阅读3 评论0 182017/05 May18

  今天,5月18日,周四,这两天该由我们去陪伴妈妈了,两天没去,十分牵挂,妻子想把换季衣服都洗晒一下收藏起来,就由我去陪妈妈了。

  这几天睡眠很差,晚上没睡意,早上起不来。今天起来也不早了,到妈妈家已经快九点了。

  两天多不见,妈妈消瘦明显,问保姆:我妈胃口不好?她说胃口好的。可我说妈妈瘦了不少,保姆也承认。这就令人纳闷了!保姆那也不便多说什么,从这些天她的服务质量来看,总体上还是可以的,特别是晚上的睡觉陪护是很吃力的,要另请高明并非易事,所以,我们小心翼翼,怕惊跑了她,只能自加分析了。

  我的分析是:保姆喂饭时不会很耐心,妈妈一摇头她很自然就顺水推舟算数了,不会很用心劝着多喂一点,可是妈妈现在的表达我在前文已提到,已不准确,所以,须精心服侍才会好一些。现在的营养供给不足,必然瘦下来。

  今天扶妈妈走路,脚劲大不如前。抱着站不直的妈妈,差一点哭了出来……我抱着妈妈,把脸贴着妈妈,儿子给您力量,您要坚强地站直了、站稳了,继续迈步向前走。

  上午从家里带去了来自象山的、北仑的土豆,找出西洋参叫保姆给妈妈熬粥,虽然弟弟和两个姐姐都不断有吃食买来,想想还是不够,得设法给妈妈补充营养。妈妈喜欢吃肉,冰箱内有肉,但是太精了,老人嚼不动。我去鼓楼买了一点条肉、油豆腐,叫保姆烤一下给妈妈吃,还买了一点罗汉豆,买了一点香蕉,让妈妈尽可能多吃一点,吃得杂一点,补充各种营养。

  妈妈很少说话了,今天对我说过两句,一句是上午我刚到时对我说:“阿娘吃苦了”;另一句是我喂她吃中饭时说:“你好去吃饭了”,我说我喂好您再去吃。看来意识尚可,但精力却大大下降了。

作者  | 2017-5-18 20:18:26 | 阅读(3) |评论(0) | 阅读全文>>

这该有几百年的缘?

2017-5-11 13:10:42 阅读3 评论2 112017/05 May11

        钟先生和云飞姐(这是我去年结识的一对美国夫妻,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参阅我去年发在本网站的《祖屋的呼唤》)于前天――5月8日上午第二次来到宁波,我从火车站接他们到位于解放南路的贴阁碧吃中饭,选择这里一是基于云飞姐要吃正宗宁波菜,二是这里交通方便。         

     美丽的三江口 可敬的藏书楼

 饭后,我陪同他们夫妻俩游览天一广场、三江口、天一阁。这三处既很近,又能体现当今宁波的时尚和书藏古今、港通天下的丰富内涵,我认为选择得很合理。我在三江口特地向他们介绍,从余姚江溯江而上数十里,可以到达位于江边的云飞姐的外公、慈溪县著名乡贤钱荫堂的故居――罗江浪墅桥钱家,这样一介绍,他们对故乡的概念一定会更加深刻一点。

 钟先生在天一阁看得比较仔细,他喜欢书法,对我介绍的兰亭序的故事和一些书法作品饶有兴致,一度竟显得流连忘返,不是云飞姐催促,他一定还会多看一会。

昨天,让儿子请了两天假,我们父子专程陪同钟先生和云飞姐先去参观了溪口蒋氏故居、雪窦寺。听云飞姐说,这两个地方是钟先生很向往的,后来听了钟先生的介绍,蒋氏故居当然是因为历史原因,而雪窦寺则是因为钟先生的母亲很久以前来过,而钟先生小时候常听他妈妈说起这座古刹,可以这么说,这次钟先生是专程来追觅母亲的足迹的。

 返回宁波在我家稍作休息,由下午五点三十几分,我们到江东百丈东路接上儿媳,一起去她的家乡――象山南田岛游玩。

        五上南田岛    

作者  | 2017-5-11 13:10:42 | 阅读(3) |评论(2) | 阅读全文>>

离终点站还能走多远?(二)

2017-5-11 13:07:48 阅读2 评论0 112017/05 May11

昨天我们一家四口去了余姚,晚上11时多启程回甬,到家后失眠,直至凌晨1点半才睡,牵挂着母亲,今天(5、7)上午虽然不是我们值班,我还是去看望她一下。

带上了亲戚们送来的新鲜大豆、咸菜、糕点等食品,补充母亲那边的“库存”,没想到正是补了缺。

老邻居宝玉妈妈又在看望我妈,她真是有心,我碰到2次了。不一会,一个母亲称她为石榴的女士来看望我妈,妈能叫出她的名字,使她开心不已。原来这位石榴住在国医小区,很近,说是与我的大姐是同事,那也可算作妈妈的同事了,因为大姐也是知青,后来是“享受”顶替政策到妈妈厂里招工的,因此妈妈的工龄很短,退休金也就很低了。

见天气不错,风很小,我搬下轮椅,扶妈妈下楼去“散步”。妈妈指挥着去向,果然想去姚江边。怕姚江边有风,我让她观赏了一下和义大道后,瞒着她在和创大厦转弯,往西想陪她去中山广场走走。不料她总说调头,只好沿着苍水街向东走去。她说要去宁波饭店,显然是想去妹妹原来的单位了。我说妹妹又不在那,去那做什么?往东走有点风,我说别去了,她却说:有风也要去!看来有的记忆是那么的根深蒂固,那么的不可阻挡。当然,她是病人,我不能让她由着性子来,见她昏昏欲睡的样子,我们在开明街调头回返了。我用手机给她照了相,叫她张开眼睛笑笑,她说:我是在笑呀。可是,那笑容已不再灿烂了。

在阿强哥的帮助下,与保姆一起,我们三人把她扶上了楼,现在这住在一楼的优势得到了充分的发挥,要是高几层那真是苦了。

阿强哥真是好人,又给妈妈送来一盒蛋卷,妈妈夸他是“我的大儿子”,阿强哥很开心,可是我的心里却非常酸楚……

作者  | 2017-5-11 13:07:48 | 阅读(2) |评论(0) | 阅读全文>>

离终点站还能走多远?

2017-5-11 13:05:17 阅读1 评论0 112017/05 May11

很久没有写日记了,一是体力透支,这段日子太累了;二是心力透支,想写的很多,却怎么也提不起精神来。

我想写一下在医院里的这些日子的感受,想写在殯仪馆给岳父送行的那几天的感受。更想写写母亲目前的身体状况和她的思维活动。很显然,母亲的生命列车已接近终点,难以“乘坐”更长的时间了,虽说人生自古谁无死,可是,当生我养我的最亲的妈妈到了这样的时光,心里真是一阵阵发痛,非常难受。

我们这一大家子如果没有母亲的含辛茹苦,没有母亲的坚忍不拔,没有母亲的忍辱负重,是难以坚持到今天的。我对兄弟姐妹说过:如果我们家在最艰难的时候有人饿死,那第一个一定是我!

母亲脾气不好,经常无端呵斥我们,起先是生活太苦太难,她在外面还要强扮笑脸,需要发泄,需要平衡,也属难免。以后生活好转了,她却养成了唯我独尊的架势,即便她错了,也不允我们提出不同意见,甚至顽固地坚持错误,对儿女的情感毫不顾及,其错真是不小!可是,就是这样一个脾气很坏的妈妈,却给了我们儿女、孙辈无尽的关爱,每当听说儿孙有什么不如意,或有病痛,她总会千方百计给以关心、慰问,自己有困难也就尽可能克服了。当她在病中时,(以下删去76字)

  母亲这次病后,右手总是不停地摇动,如果睡下,就会在胸口、肚子那不停地划圈。现在她的表达能力大为退步,有时的摇头并不等于反对,有时很生硬地推开我们,过会却又歉意地向你笑笑。麻将已组合不起来,通关也不会了。可是她的意识中仍然十分要强,要走、要站起来、要去看世界、要用笑容去面对街坊邻里和居委会干部职工。话不大愿意说了,可是越剧却依然喜欢唱,我一起头,她总能跟随唱下去,只是常常有一点要唱错,状况在下滑。

作者  | 2017-5-11 13:05:17 | 阅读(1) |评论(0) | 阅读全文>>

姆妈又好出院了

2017-5-11 13:03:10 阅读1 评论0 112017/05 May11

姆妈住院已十多天了,今天叶医生说:你妈妈状况较好,可以出院了。我说能不能再住些日子:这位挺好的叶医生说:老人到这状态已经不错了,多住无益。那就只能出院了。我说今天来不及了,明天吧。

与大姐通了话,在微信群里发了消息,可是应者寥寥,要紧要慢的时候这么多子孙却无人能站出来分担一些,真为老娘不平,心里瓦凉瓦凉的。

专程去了苍松路保姆市场,所谓的保姆市场毫无样子,真是徒有虚名,在一家叫做“宁波海曙区信安家政服务部”姓陈的经理那登了记,充分介绍了母亲的身体状况,充分强调了要一位有良心的、负责任的保姆,绝不能再上当、出现上次那样的人来充数了。

姆妈又好出院了,可是心里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细一想,是十多年前就预见到的局面正在逐一兑现,这是最坏的局面,真是太悲哀了,老娘:您不听我的话,现在吃苦头的是您自己啊,唉!

                                2017、4、23

作者  | 2017-5-11 13:03:10 | 阅读(1) |评论(0) | 阅读全文>>

又是余姚宾馆余姚厅

2017-5-11 13:00:58 阅读1 评论0 112017/05 May11

1月20日,我们夫妻曾去余姚宾馆余姚厅参加一位老同事儿子的婚礼,4月16日,我们又一次出现在这里。

昨晚是我们夫妻的老朋友、老同事、老邻居大龄女儿的婚礼,这位高薪白领曾在澳大利亚学习、工作,后来回国在上海的一家外企工作,听说收入水平很高,所以我说她是“高薪白领”。

婚礼有30多桌,这样的场合又让我们见到了多年不见的老朋友,挺高兴的。由于这对老朋友都曾支边北方,所以,有许多知青朋友参加了这次盛宴。昨晚的证婚人是他们的战友,全国政协常委、民革中央副主席、民革天津市委主委田惠光,她特地从天津赶来证婚,这份知青情谊着实不浅。

   祝福这对新人婚姻美满、生活幸福、白头偕老!

朋友客气,一定留我们住一晚,所以,今天的网站值班我是在河姆渡宾馆用手机“开门”的,感觉有点新奇,哈哈!

作者  | 2017-5-11 13:00:58 | 阅读(1)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三七祭岳父

2017-5-11 12:59:18 阅读1 评论0 112017/05 May11

             岳父辞世已三七,

       促膝笑谈似昨日;

       泰山慈爱人称颂,

       祝愿天堂得安息!

                 于2017、4、12

作者  | 2017-5-11 12:59:18 | 阅读(1) |评论(0) | 阅读全文>>

保姆闯祸了

2017-4-12 17:58:39 阅读21 评论1 122017/04 Apr12

       儿子和媳妇下班总是很晚,昨天吃晚饭已经七点了,这时,保姆来电,说你们快来一下,你妈妈这样的身体应该送医院。我听她的口气有点诧异,问了一下情况,她说的状况令人吃惊,因此特别提出:你没给她多吃安眠药吧?!保姆肯定:没有。

儿子正好要出去,用车带我过去。到妈妈家一看,妈妈的状况令人大吃一惊。她眼睛微张,口也张着,因为半頜假牙没戴上老态大增。手脚无力,头天乘车能高抬腿脚,这会几乎寸步难行,我顿时方寸大乱。

时至这种地步,保姆仍然没有对我说实情,只是一味叫我送妈妈去医院。

我心生疑虑,去查看那盒安眠药。一查,发现七片一盒的“酒石酸唑吡坦片”只剩下了五片,大吃一惊。我马上质询保姆:这药昨天我特地强调每天只能吃半粒,所有药都放在客厅里,只有这盒药我为了防止你弄错,特地放在卫生间里,而且刚才的电话里我也问了你,你说没有乱吃过,现在不到24小时,怎么用去了2粒?!她连忙说,用了1粒半,里面还有半粒。我把盒子一倒,果然还有半粒在,那么,保姆是自作主张多给吃了一粒。

我马上说:你闯祸了!这时保姆才承认,才说了为了能睡觉分三次给母亲吃了这药。原来,姆妈的症状是昏睡状态,是这药物所致。那时,保姆总催我们送妈妈去原来那医院看,她是真的害怕了。可是,这时儿子与媳妇已远在江东看电影,我要儿子别看了,快点送奶奶去医院。为了加快速度,我抱着妈妈下楼,我倒退着走,妈妈顺着走,为防万一,叫保姆在后面拉着妈妈一点。幸亏妈妈住一楼,只下半楼就到地面了,可是妈妈几乎站不住,我已感到力不

作者  | 2017-4-12 17:58:39 | 阅读(21) |评论(1) | 阅读全文>>

昨晚不平静

2017-4-12 17:56:30 阅读6 评论0 122017/04 Apr12

原本以为请来了保姆,我们可以轻松一些了,可是,昨晚还只是第二个晚上,就显得不平静。

我曾把母亲的病况向保姆作过比较详细的交待,还特地讲了母亲晚上有点吵闹,问保姆睡得着吗?她说:没事的,我在很吵的环境下也能熟睡。不料,在我们眼里看来平常的情况,在这位保姆看来却是不正常的,她竟然连续三次来电反映,要我送母去医院。听她的讲法,似乎母亲的病情重了,吵闹的声音很响,邻居也来提意见了。我实在没办法了,只得把在外面谈生意的儿子叫来,连夜赶去探望。

到母亲家已经11点多了,母亲很安静,保姆也睡熟了。我叫醒她们,问了一下情况,母亲的症状并无异常,所谓邻居提意见的说法也不成立,邻居只是走过楼梯口听到母亲有响动顺便问了一下,右手总在按摩胸、腹也并不是那儿痛了,而是脑梗后的无意识动作(坐着的时候她会抚摸脚踝,站着的时候会划圆圈),当然,这都是一种病态,需要慢慢医治。

既然来了,还是陪母亲到医院去看一下。起先母亲不大愿意起来,经几次呼唤,她终于起床、下地了。我们父子把她扶上车,保姆也同车前往,直奔二院急症室。

挂号、听筒、做CT,医生说:听筒中听来确实还好,根据新老CT对比,感染区明显缩小,只是积水有所增加。他仔细看了我特地带去的出院报告,配给了一种药,一日两次。我提出母亲以前睡前常服舒乐安定,晚上太吵有没有办法。医生说,舒乐安定对呼吸抑制较重,我换一种轻一点药吧。这样,配了两种药就回家了。

到家后,保姆给妈妈吃了一点芝麻糊,服下了半粒助睡眠的药,我们就回家了。

夜深人静,屠园小区的大门多数已落锁,只有南边的大门开着,但移动门是要门卫放行才可以进出的,小区小,管理相对容易些。

作者  | 2017-4-12 17:56:30 | 阅读(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我把老妈送回家了

2017-4-12 17:54:02 阅读7 评论0 122017/04 Apr12

       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昨天梁弄大嬤来电说联系的那个人因为她的88岁老母病了,不能来了。真在一愁莫展之际,今天,却有一位上虞籍保姆上门了。

原来,我昨天在微信群发了那条保姆不能来的消息后,儿子也替我着急,在他的朋友圈发了寻找保姆的消息,他的舅舅看到后,与开中介所的邻居说了一下,今天正好有一人去中介所,几经电话联系,上午十时多,这位上虞籍保姆被我们从余姚接到了宁波。

这位保姆叫吴冬英,64岁,比我小2岁,但看上去老相很多,农村人生活艰辛,比城里人容易老吧。

听她自述,她已做了30多年的保姆了,最长的是在观城,连续做了11年,7年送走了老头子后又做了4年,送走了老太太,如此看来,她的工作经验是很丰富了。从她的谈吐中,她的许多观念都是值得赞许的。晚饭后,她特地来电向我报告妈妈的情况,让我放心,光凭这一点,就值得表扬了。

老妈在我家住了一周,状况好了不少,能独自行走十余米了。前天早上她忽然对我说:你什么时候送我回家?当时我认为她只是一时之念,并未十分在意。今天送她走时难免不舍,可是在我们家这样待着,妻子太辛苦了,我连续陪睡两夜也感到十分疲惫,见她回家时的高兴劲,到家时与邻居们的亲热劲,对自己家的自如状态,我可以放下这颗心了。

今天下午儿子脱不开,是外甥女蓉蓉开车来接的,心里很高兴,很安慰。

祝愿老妈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恢复到以前的状态!

2017·4·5

作者  | 2017-4-12 17:54:02 | 阅读(7) |评论(0) | 阅读全文>>

陪伴母亲晒太阳

2017-4-12 17:50:11 阅读7 评论0 122017/04 Apr12

早上5点多,母亲那就有响动,昨晚睡得迟,有点困,但还是赶紧起来去帮助妻子一起照看。

想给妈妈换换口味,我们这里的李记小笼包子味道不错,买了4只,再买一碗咸豆浆,主要是把妈妈不愿吃的药混在豆浆中让她吃下去,“阴谋”成功了,包子、豆浆、药,都吃了,稍为放心一点了。

8点多,见天气不错,难得的好太阳,就推着轮椅带妈妈到小区走走。先把她推到孙子家楼下,拨通电话,让她对着手机说:孙子,我已到你们家楼下了。她学着说了一遍,只是这时孙子已去上班了,不然真想让她再去看看。

重又推到大路上,来到了小广场,我们就朝着太阳静静坐着,沐浴着温柔的春阳。母亲很高兴,神情很温和、愉悦。直至她说:去类,我才推着她往回走。

回家的路我选择了从幼儿园门口过,正好幼儿园小朋友在做早操,在音乐的伴奏下、在老师的带领下,许多小朋友在拍手,在跳动,听那歌词像是《洗手歌》,挺有意思的。我停下来让母亲欣赏,那可是一大群活泼可爱,充满生机的小精灵,受他们的感染,母亲也拍起手来,这场景令人非常感慨。

  回到家不久,快乐马、巧妹两位好友来看望我妈和我的岳母了,她们真是有心,前些天给我的岳父送了花圈,今天又带着礼品来看望老人,很感动,很温馨。中午她们贴了几个麦饼,烧了粥,晚上做了我最爱吃的韮菜盒子,两位老妈妈都吃了一些,我更是吃得欢畅,非常感谢朋友们的关心、帮助、爱护!

2017·4·1

作者  | 2017-4-12 17:50:11 | 阅读(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浙江省 宁波市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